■ 文章列表 > 正文内容

解答“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等圣人问题


十方六华门长生不老术


我们需要知道的是每个人不同时刻对圣人的理解都会不同,每个人不同时刻对圣人的定义都不同,比如《黄帝阴符经》说“知之修炼,谓之圣人”,《道德经》说“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智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孟子》“诐辞知其所蔽,淫辞知其所陷,邪辞知其所离,遁辞知其所穷。生于其心,害于其政;发于其政,害于其事。圣人复起,必从吾言矣。”司马光《资治通鉴》说“才德全尽谓之圣人”,黄元吉《道德经注释》自序中说“惟圣人独探其原,造其极,与天地虚圆无二,是以成为圣人。”,傅佩荣《成为圣人的三个条件》“第一,提高自己的德行;第二,培养自己的智慧;第三,增强自己的能力。”西方学者评出“东方三大圣人”,第一是道圣老子,第二是德圣孔子,第三是智圣六祖惠能。

接下来解答关于圣人方面的各种问题。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出处于《庄子》胠箧,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出处于《道德经》。

先看《庄子》胠箧:

将为胠箧探囊发匮之盗而为守备,则必摄缄滕,固扃鐍,此世俗之所谓知也。然而巨盗至,则负匮揭箧担囊而趋,唯恐缄滕扃鐍之不固也。然则乡之所谓知者,不乃为大盗积者也?故尝试论之,世俗之所谓知者,有不为大盗积者乎?所谓圣者,有不为大盗守者乎?何以知其然邪?昔者齐国邻邑相望,鸡狗之音相闻,罔罟之所布,耒耨之所刺,方二千余里。阖四竟之内,所以立宗庙社稷,治邑屋州闾乡曲者,曷尝不法圣人哉?然而田成子一旦杀齐君而盗其国,所盗者岂独其国邪?并与其圣知之法而盗之,故田成子有乎盗贼之名,而身处尧舜之安;小国不敢非,大国不敢诛,十二世有齐国。则是不乃窃齐国,并与其圣知之法以守其盗贼之身乎?尝试论之,世俗之所谓至知者,有不为大盗积者乎?所谓至圣者,有不为大盗守者乎?何以知其然邪?昔者龙逄斩,比干剖,苌弘胣,子胥靡。故四子之贤而身不免乎戮。故跖之徒问跖曰:"盗亦有道乎?"跖曰:"何适而无有道邪?"夫妄意室中之藏,圣也;入先,勇也;出后,义也;知可否,知也;分均,仁也。五者不备而能成大盗者,天下未之有也。"由是观之,善人不得圣人之道不立,跖不得圣人之道不行;天下之善人少而不善人多,则圣人之利天下也少而害天下也多。故曰:唇竭则齿寒,鲁酒薄而邯郸围,圣人生而大盗起。掊击圣人,纵舍盗贼,而天下始治矣。夫川竭而谷虚,丘夷而渊实。圣人已死,则大盗不起,天下平而无故矣!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虽重圣人而治天下,则是重利盗跖也。为之斗斛以量之,则并与斗斛而窃之;为之权衡以称之,则并与权衡而窃之;为之符玺以信之,则并与符玺而窃之;为之仁义以矫之,则并与仁义而窃之。何以知其然邪?彼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则是非窃仁义圣知邪?故逐于大盗,揭诸侯,窃仁义并斗斛权衡符玺之利者,虽有轩冕之赏弗能劝,斧钺之威弗能禁。此重利盗跖而使不可禁者,是乃圣人之过也。故曰:"鱼不可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彼圣人者,天下之利器也,非所以明天下也。故绝圣弃知,大盗乃止;擿玉毁珠,小盗不起;焚符破玺,而民朴鄙;掊斗折衡,而民不争;殚残天下之圣法,而民始可与论议。擢乱六律,铄绝竽瑟,塞瞽旷之耳,而天下始人含其聪矣;灭文章,散五采,胶离朱之目,而天下始人含其明矣;毁绝钩绳而弃规矩,攦工倕之指,而天下始人有其巧矣。故曰:大巧若拙。削曾、史之行,钳杨、墨之口,攘弃仁义,而天下之德始玄同矣。彼人含其明,则天下不铄矣;人含其聪,则天下不累矣;人含其知,则天下不惑矣;人含其德,则天下不僻矣。彼曾、史、杨、墨、师旷、工倕、离朱者,皆外立其德,而以爚乱天下者也,法之所无用也。子独不知至德之世乎?昔者容成氏、大庭氏、伯皇氏、中央氏、栗陆氏、骊畜氏、轩辕氏、赫胥氏、尊卢氏、祝融氏、伏牺氏、神农氏,当是时也,民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乐其俗,安其居,邻国相望,鸡狗之音相闻,民至老死而不相往来。若此之时,则至治已。今遂至使民延颈举踵,曰"某所有贤者",赢粮而趣之,则内弃其亲,而外去其主之事,足迹接乎诸侯之境,车轨结乎千里之外。则是上好知之过也。上诚好知而无道,则天下大乱矣。何以知其然邪?夫弓弩毕弋机变之知多,则鸟乱于上矣;钩饵罔罟罾笱之知多,则鱼乱于水矣;削格罗落罝罘之知多,则兽乱于泽矣;知诈渐毒、颉滑坚白、解垢同异之变多,则俗惑于辩矣。故天下每每大乱,罪在于好知。故天下皆知求其所不知而不知求其所已知者,皆知非其所不善而不知非其所已善者,是以大乱。故上悖日月之明,下烁山川之精,中堕四时之施;惴耎之虫,肖翘之物,莫不失其性。甚矣夫好知之乱天下也!自三代以下者是已,舍夫种种之机而悦夫役役之佞;释夫恬淡无为而悦夫啍啍之意,啍啍已乱天下矣!

庄子在《胠箧》说的圣人是借盗跖的口说出来的,即“妄意室中之藏,圣也”,简单说盗跖所说的圣人指的是不根据实际情况,妄意揣测,全凭脑袋发热想象出来事情,违背实事求是的那一类人。这类圣人不死则天下难宁,所以庄子让人抨击这类圣人,不受制于各种不符合时事的教条主义,不受制于那些脱离实际情况的经验总结。人人心内自有一杆秤,人人都不是傻子。而我六华真人所写的《长生不老人生存十六字》则也是让长生不老人的一种参考。

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恰好可以借助《庄子》里面盗跖篇说明,先看盗跖篇如下。

孔子与柳下季为友,柳下季之弟,名曰盗跖。盗跖从卒九千人,横行天下,侵暴诸侯。穴室枢户,驱人牛马,取人妇女。贪得忘亲,不顾父母兄弟,不祭先祖。所过之邑,大国守城,小国入保,万民苦之。孔子谓柳下季曰:"夫为人父者,必能诏其子;为人兄者,必能教其弟。若父不能诏其子,兄不能教其弟,则无贵父子兄弟之亲矣。今先生,世之才士也,弟为盗跖,为天下害,而弗能教也,丘窃为先生羞之。丘请为先生往说之。"柳下季曰:"先生言为人父者必能诏其子,为人兄者必能教其弟,若子不听父之诏,弟不受兄之教,虽今先生之辩,将奈之何哉﹗且跖之为人也,心如涌泉,意如飘风,强足以距敌,辩足以饰非。顺其心则喜,逆其心则怒,易辱人以言。先生必无往。"孔子不听,颜回为驭,子贡为右,往见盗跖。盗跖乃方休卒徒大山之阳,脍人肝而餔之。孔子下车而前,见谒者曰:"鲁人孔丘,闻将军高义,敬再拜谒者。"谒者入通。盗跖闻之大怒,目如明星,发上指冠,曰:"此夫鲁国之巧伪人孔丘非邪?为我告之:"尔作言造语,妄称文、武,冠枝木之冠,带死牛之胁,多辞缪说,不耕而食,不织而衣,摇唇鼓舌,擅生是非,以迷天下之主,使天下学士不反其本,妄作孝弟,而徼幸于封侯富贵者也。子之罪大极重,疾走归!不然,我将以子肝益昼餔之膳。""

孔子复通曰:"丘得幸于季,愿望履幕下。"谒者复通。盗跖曰:使来前!"孔子趋而进,避席反走,再拜盗跖。盗跖大怒,两展其足,案剑瞋目,声如乳虎,曰:"丘来前!若所言,顺吾意则生,逆吾心则死。"

孔子曰:"丘闻之,凡天下有三德:生而长大,美好无双,少长贵贱见而皆说之,此上德也;知维天地,能辩诸物,此中德也;勇悍果敢,聚众率兵,此下德也。凡人有此一德者,足以南面称孤矣。今将军兼此三者,身长八尺二寸,面目有光,唇如激丹,齿如齐贝,音中黄钟,而名曰盗跖,丘窃为将军耻不取焉。将军有意听臣,臣请南使吴越,北使章鲁,东使宋卫,西使晋楚,使为将军造大城数百里,立数十万户之邑,尊将军为诸侯,与天下更始,罢兵休卒,收养昆弟,共祭先祖。此圣人才士之行,而天下之愿也。"

盗跖大怒曰:"丘来前!夫可规以利而可谏以言者,皆愚陋恒民之谓耳。今长大美好,人见而说之者,此吾父母之遗德也。丘虽不吾誉,吾独不自知邪?且吾闻之,好面誉人者,亦好背而毁之。今丘告我以大城众民,是欲规我以利而恒民畜我也,安可久长也!城之大者,莫大乎天下矣。尧、舜有天下,子孙无置锥之地;汤、武立为天子,而后世绝灭;非以其利大故邪?且吾闻之,古者禽兽多而人少,于是民皆巢居以避之。昼拾橡栗,暮栖木上,故命之曰"有巢氏之民"。古者民不知衣服,夏多积薪,冬则炀之,故命之曰"知生之民"。神农之世,卧则居居,起则于于。民知其母,不知其父,与麋鹿共处,耕而食,织而衣,无有相害之心。此至德之隆也。然而黄帝不能致德,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流血百里。尧、舜作,立群臣;汤放其主,武王杀纣。自是之后,以强陵弱,以众暴寡。汤、武以来,皆乱人之徒也。今子修文、武之道,掌天下之辩,以教后世。缝衣浅带,矫言伪行,以迷惑天下之主,而欲求富贵焉,盗莫大于子。天下何故不谓子为盗丘,而乃谓我为盗跖?子以甘辞说子路而使从之,使子路去其危冠,解其长剑,而受教于子,天下皆曰︰"孔丘能止暴禁非。"其卒之也,子路欲杀卫君而事不成,身菹于卫东门之上,是子教之不至也。子自谓才士圣人邪﹖则再逐于鲁,削迹于卫,穷于齐,围于陈蔡,不容身于天下。子教子路菹此患,上无以为身,下无以为人,子之道岂足贵邪?世之所高,莫若黄帝,黄帝尚不能全德,而战于涿鹿之野,流血百里。尧不慈,舜不孝,禹偏枯,汤放其主,武王伐纣,文王拘羑里。此六子者,世之所高也。孰论之,皆以利惑其真而强反其情性,其行乃甚可羞也。世之所谓贤士:伯夷、叔齐。伯夷、叔齐辞孤竹之君,而饿死于首阳之山,骨肉不葬。鲍焦饰行非世,抱木而死。申徒狄谏而不听,负石自投于河,为鱼鳖所食。介子推至忠也,自割其股以食文公,文公后背之,子推怒而去,抱木而燔死。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此六子者,无异于磔犬流豕、操瓢而乞者,皆离名轻死,不念本养寿命者也。世之所谓忠臣者,莫若王子比干、伍子胥。子胥沉江,比干剖心,此二子者,世谓忠臣也,然卒为天下笑。自上观之,至于子胥、比干,皆不足贵也。丘之所以说我者,若告我以鬼事,则我不能知也;若告我以人事者,不过此矣,皆吾所闻知也。今吾告子以人之情,目欲视色,耳欲听声,口欲察味,志气欲盈。人上寿百岁,中寿八十,下寿六十,除病瘦死丧忧患,其中开口而笑者,一月之中不过四五日而已矣。天与地无穷,人死者有时,操有时之具,而托于无穷之间,忽然无异骐骥之驰过隙也。不能说其志意、养其寿命者,皆非通道者也。丘之所言,皆吾之所弃也,亟去走归,无复言之!子之道,狂狂汲汲,诈巧虚伪事也,非可以全真也,奚足论哉!"

孔子再拜趋走,出门上车,执辔三失,目芒然无见,色若死灰,据轼低头,不能出气。

归到鲁东门外,适遇柳下季。柳下季曰:"今者阙然,数日不见,车马有行色,得微往见跖邪?"孔子仰天而叹曰:"然!"柳下季曰:"跖得无逆汝意若前乎?"孔子曰:"然。丘所谓无病而自灸也。疾走料虎头,编虎须,几不免虎口哉!"

子张问于满苟得曰:"盍不为行?无行则不信,不信则不任,不任则不利。故观之名,计之利,而义真是也。若弃名利,反之于心,则夫士之为行,不可一日不为乎!"满苟得曰:"无耻者富,多信者显。夫名利之大者,几在无耻而信。故观之名,计之利,而信真是也。若弃名利,反之于心,则夫士之为行,抱其天乎!"子张曰:"昔者桀、纣贵为天子,富有天下。今谓臧聚曰:"汝行如桀、纣。"则有怍色,有不服之心者,小人所贱也。仲尼、墨翟,穷为匹夫,今谓宰相曰"子行如仲尼、墨翟。"则变容易色,称不足者,士诚贵也。故势为天子,未必贵也;穷为匹夫,未必贱也;贵贱之分,在行之美恶。"满苟得曰:"小盗者拘,大盗者为诸侯,诸侯之门,仁义存焉。昔者桓公小白杀兄入嫂,而管仲为臣;田成子常杀君窃国,而孔子受币。论则贱之,行则下之,则是言行之情悖战于胸中也,不亦拂乎!故《书》曰:"孰恶孰美﹖成者为首,不成者为尾。""子张曰:"子不为行,即将疏戚无伦,贵贱无义,长幼无序;五纪六位,将何以为别乎?"满苟得曰:"尧杀长子,舜流母弟,疏戚有伦乎?汤放桀,武王杀纣,贵贱有义乎?王季为适,周公杀兄,长幼有序乎?儒者伪辞,墨子兼爱,五纪六位,将有别乎? 且子正为名,我正为利。名利之实,不顺于理,不监于道。吾日与子讼于无约,曰"小人殉财,君子殉名,其所以变其精、易其性,则异矣;乃至于弃其所为而殉其所不为,则一也。"故曰:无为小人,反殉而天;无为君子,从天之理。若枉若直,相而天极;面观四方,与时消息。若是若非,执而圆机;独成而意,与道徘徊。无转而行,无成而义,将失而所为。无赴而富,无徇而成,将弃而天。比干剖心,子胥抉眼,忠之祸也;直躬证父,尾生溺死,信之患也;鲍子立干,申子不自理,廉之害也;孔子不见母,匡子不见父,义之失也。此上世之所传、下世之所语,以为士者正其言,必其行,故服其殃,离其患也。"

无足问于知和曰:"人卒未有不兴名就利者。彼富则人归之,归则下之,下则贵之。夫见下贵者,所以长生安体乐意之道也。今子独无意焉,知不足邪,意知而力不能行邪,故推正不妄邪?"知和曰:"今夫此人,以为与己同时而生,同乡而处者,以为夫绝俗过世之士焉;是专无主正,所以览古今之时,是非之分也,与俗化世,去至重,弃至尊,以为其所为也。此其所以论长生安体乐意之道,不亦远乎!惨怛之疾,恬愉之安,不监于体;怵惕之恐,欣欢之喜,不监于心;知为为而不知所以为,是以贵为天子,富有天下,而不免于患也。"无足曰:"夫富之于人,无所不利,穷美究势,至人之所不得逮,贤人之所不能及,侠人之勇力而以为威强,秉人之知谋以为明察,因人之德以为贤良,非享国而严若君父。且夫声色滋味权势之于人,心不待学而乐之,体不待象而安之。夫欲恶避就,固不待师,此人之性也。天下虽非我,孰能辞之!"知和曰:"知者之为,故动以百姓,不违其度,是以足而不争,无以为故不求。不足故求之,争四处而不自以为贪;有余故辞之,弃天下而不自以为廉。廉贪之实,非以迫外也,反监之度。势为天子,而不以贵骄人;富有天下,而不以财戏人。计其患,虑其反,以为害于性,故辞而不受也,非以要名誉也。尧、舜为帝而雍,非仁天下也,不以美害生;善卷、许由得帝而不受,非虚辞让也,不以事害己。此皆就其利、辞其害,而天下称贤焉,则可以有之,彼非以兴名誉也。"无足曰:"必持其名,苦体绝甘,约养以持生,则亦久病长阨而不死者也。"知和曰:"平为福,有余为害者,物莫不然,而财其甚者也。今富人,耳营钟鼓筦钥之声,口嗛于刍豢醪醴之味,以感其意,遗忘其业,可谓乱矣;侅溺于冯气,若负重行而上阪,可谓苦矣;贪财而取慰,贪权而取竭,静居则溺,体泽则冯,可谓疾矣;为欲富就利,故满若堵耳而不知避,且冯而不舍,可谓辱矣;财积而无用,服膺而不舍,满心戚醮,求益而不止,可谓忧矣;内则疑劫请之贼,外则畏寇盗之害,内周楼疏,外不敢独行,可谓畏矣。此六者,天下之至害也,皆遗忘而不知察,及其患至,求尽性竭财,单以反一日之无故而不可得也。故观之名则不见,求之利则不得。缭意绝体而争此,不亦惑乎!"

盗跖虽然有圣人之智,利用圣人智慧言辞驳倒孔子,却没有圣人善德,盗跖没有物伤其类的心,经常烹人肉,食人肝。

(德是指的规律,这点请参考《六华论道之说道言德》)

问:圣人之上还有什么境界?圣人之上是什么境界?

答:不同人对圣人都有不同定义的,因此有人把至人放于圣人之上,有人把神人放于圣人之下。关键看自己如何理解圣人这个概念的。圣人之所以为圣就在于圣人道高德隆。

问:唯有紫薇圣人统一中国吗?紫薇圣人统治中国多久?

答:紫薇圣人一般是紫薇星的化身,容易有圣人之德,却不一定有圣人之智,容易有圣人之智,却不一定有圣人之行。就算紫薇圣人有圣人之德智行。却也可能圣人不仁,涂毒天下。因此自己说自己是紫薇圣人不算,而是要众人去评判是否是紫薇圣人。紫薇圣人如果令百姓安居乐业,那么想统治多久就多久,与此相反,连一天都未必能统治下去的。因此不要迷信紫薇圣人统一中国的言论。

问:紫薇圣人圣体上的秘密是什么?

答:这类紫薇圣人一般是自己生命能量充足,然后有类似元婴一类形象出现。这个时候基督教一类一般说是圣父,圣子,圣灵。人人都是上帝的化身,所以才有我的上帝。佛教一般称为法身,化身,肉身。人人都是佛的化身,所以才有我佛慈悲。道教一般称为魂魄相抱。人人都是道的化身,所以才有天人合一。

问:紫薇圣人是谁谣传的?

答:这个已经很难查出源头。紫薇圣人是一部分人对现实不满的时候,便希望通过玄学一类塑造一个人或神的形象出来寄托希望。

问:最权威的紫薇圣人预言真的准吗?

答:这类紫薇圣人的预言大多是他们看到自己平行世界中的事情,只是无限未来中可能的一种,当某一种平行世界与现实世界无限重合的时候,那么才是准确的预言,但是只有事实发生之后,我们才能确定预言准确的。但紫薇圣人准确预言两三次,也并不代表着所有的事情都能预测准确的。这点请参考《六华论道之搏弈的宇宙》和《六华论道之命运的定数和变数》。

问:紫薇圣人2018年的困难是什么?紫微圣人2018开通天眼了吗?

答:天眼是靠着勤修苦炼出来的,即使天眼是经过大师们开发出来的,如果不进行天眼维护,天眼很快也会重新关闭的。

问:紫薇圣人得圣女得天下?紫薇圣人和圣女差几岁?紫薇圣人与第二个圣女,紫薇圣人到底有多少个圣女?紫薇圣人和圣女结局如何?

答:紫薇圣人即使得了圣女,如果不按照现实世界自然规律走,也只不过是夜郎自大而已。不同自称的紫薇圣人与不同的圣女各种岁数相差都有的。紫薇圣人可以拥有无数圣女,前提是紫薇圣人不违反正常的人间秩序。紫薇圣人和圣女如果遵守人间规矩,可以在人间安然的生存下去。如果紫薇圣人和圣人借助鬼神之名破坏天下和平形势,也会难有好下场的。

问:紫薇圣人身上有神龙?

答:非常多修炼人身上都有神龙存在的,有的修炼人本身就是神龙转世。但是也别迷信神龙,不同级别的神龙力量也是有大小的,就像不同人的力量分大小一样的。

问:紫薇圣人能否统一世界?

答:紫薇圣人有那么长的寿命再说统一世界。就算拥有我六华真人的《十方六华门长生不老术》,如果紫薇圣人逆民心,乱民意,也不能统一世界的。自古都是得民心者得天下,令人民安居乐业的人才能长久统一世界的。如果紫薇圣人想着自私自利,那么是统一不了全世界的。

问:政府害怕紫薇圣人吗?国家对紫薇圣人的安排如何?

答:只要紫薇圣人遵守国家法律,国家就会保护好紫薇圣人的生活的。政府不害怕紫薇圣人。

问:菩萨暗中保护紫薇圣人?

答:只要紫薇圣人是善良的人,那么菩萨一类的人或神灵自然会保护紫薇圣人。

问:哪个国师控制紫薇圣人?国师整紫薇圣人吗?

答:紫薇圣人只要遵守国家法律,没有人闲着没事去整别人的,就算有人整紫薇圣人,那么紫薇圣人只需要拿着法律这个武器保护自己就行。如果紫薇圣人是自称的紫薇圣人,且严重干扰别人的正常生活,无事生非,那么这类紫薇圣人会被关进精神病医院的。

问:紫薇圣人怎么恢复法力?

答:法力是由人的身体内所有的细胞按照《意识能量函数(生命函数)》提供的,紫薇圣人如果是一个病怏怏的人,那么他的法力也就那么一回事。这个可以参考《十方六华门得道成仙三大指标》和《六华论道之神通法术特异功能》来理解一下法力的。

(十方六华门六华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