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列表 > 正文内容

六华论道之田诚阳道长为什么不能长寿?


十方六华门长生不老术


2016年9月18日道门巨子田诚阳道长在西班牙因内脏旧伤复发的疾病去世,(据传为胃癌),今生享年52岁,道门称去世为羽化。这里不能用仙去,老而不死曰仙,仙是在世活着的人,白日飞升才能用仙去。我们需要实事求是,以客观现象为参考标准,不能糊弄世人,把仙这一词极力贬低,仙是肉体长生不老的代名词,修仙成功就成功,失败就失败,正确面对事实。

至于田诚阳道长成鬼还是成神或是转世成人还是转世成别的生物,我不知道,没有人确定,事实上也无法确定,因为人死就是魂魄散则成气,重新归于宇宙诸物中,如果生前道力深厚,死后魂魄聚则成形。阎王则会依生前功德论功行赏罚,决定死后去处,是送到比现实世界更好的某一天界,还是送到比现实世界差的某一冥界,还是送回现实世界重新投胎,这一切只有由阎王定夺。

我们只能依据田诚阳道长生前的功德推测田诚阳道长去了更好的某一天界,成为我们平常所说的神,因为田诚阳道长生前在西班牙弘道有功,使得道门在国外得以传播,算是大功一件。

田诚阳道长生于1964年,山东单县人。田道长生前曾任中国道教协会教务处秘书,西班牙道教协会会长,老子道学文化研究会丹道养生分会的副会长。田道长1999年赴西班牙讲学传道,教授外国信众,2001年5月联合西班牙弟子创立道教协会,同年12月在巴塞罗那举行道教丛林清静宫落成典礼,得到西班牙政府正式确认,取得合法地位。2007年8月,联合西班牙、法国和瑞士等国道教组织,筹备成立"欧洲道教联盟。田诚阳道长知识渊博,生前著有《道家养生秘库(仙学解秘)》、《道经知识宝典》、《中华道家修炼学(上下)》、《仙学详述》、《修道入门》、《道教格言集》等专著。

凡是养生或专门修道的大部分人都听过田诚阳道长的大名。田诚阳道长的《修真内景谈》印证了自古以来丹经上以及中医方面所描述的经验,因此田诚阳道长才有资格写出了诸多书籍,加以传道,弘道。

《修真内景谈》说明了田诚阳道长的修道境界已经是非寻常人可比,他走在了很多修炼者,修行者,修道者前面了。

田诚阳道长算是经历过了闻道,悟道,证道这一过程,至于是否得道不知道,我们只能从他所写的著作中推测他得道了,但是他毕竟没有过了守道这一关,这是事实,不容争论的,凡是能守道的人就会长生不老,就是仙。

知道易,信道难;信道易,行道难;行道易,得道难;得道易,守道难。这个是所有修道者必经的过程,也是所有修长生不老的人必经过程,也是所有修仙者必经的过程,顺天则昌,逆天则亡,天道酬勤。这里的天是指自然规律,没有任何人可以违背的。谁违背自然规律,谁就要遭受自然规律的惩罚,这是辨证唯物主义几千年来不断验证的事实。

一般人可能不太关注上面所说的事情,更加关注的是田诚阳道长为什么不能长寿。大家知道,田诚阳道长修的是丹道,其中又掺杂着气功,武术等各方面的内容,再说基本上每个修炼者基本上都是多种方法综合运用,只会是以某一个方法为框架,为主要矛盾,别的方法为内容,为次要矛盾,不断地运用着。

无论哪种养生修炼方法,都只是通往长生不老的一个方法,一个途径,一种手段,但却并不是一定能成功,这里面还需要动用个人的智慧才成,参考天地两方面的智慧,发挥三才智慧,与地同心同德,与天同心同德,与道同心同德,与造物主同心同德,与上帝同心同德,与真主同心同德,这样长生不老的希望才要大得多,长生不老是靠理论联系实践得来的,而不是把理论与实践分开使用的。

田诚阳道长之所以不长寿的原因说起来也很简单,并不是因为他的修行境界不高,也并不是因为他写的书信口开河,而是因为生命本身是靠着精气神在支撑着运转。

田诚阳道长误以为他是铁打的人,误以为他自己真的可以吸收先天灵气以保证能量无限地得到供应,误以为他自己是个永动机,而事实只能证明他错了。

田诚阳道长不仅仅每天在国外弘道,而且还经常给别人用真气治病,将自己体内原本就不多的真气输出,这样自然会导致体力虚弱,要知道每个人每天所产生的真气数量基本上是一样的,强壮的人所产生的真气也比不上虚弱的人所产生的真气多太多,都有一个极限的。

世人都知道钱难赚,难道命钱就好赚?难道真气就好养?

据说当年田诚阳道长为了救助一个高空落下的人,他的脾被砸坏,还伤及了胃。多年来,他一直靠自己的内功保养身体。但是这些年,他太累了。

田诚阳道长临去世前,留给了世间最后一句话,“我要回中国去”。田诚阳道长的遗言让人感到无比悲凉;道长的不幸,也让人感到无限感慨。

(六华真人)




修真内景谈

田诚阳

作者简介:

田诚阳道长,山东单县人。自幼随祖父学习中医和易学。十八岁高中毕业之后,赴东海崂山学道,为玄裔全真龙门派第二十四代传人。在山中悟道六年,得到道教内外功的传授。其间阅读了大量道教经典,并云游各地,寻访高真大隐。一九八七年在中国道教协会专修班学习。一九八九年常住北京白云观,通读了明版《道藏》5485卷。一九九○年调中国道教协会教务处任职,参与处理国内道教事务。一九九二年调入中国道教协会研究室,从事道教学术研究,曾发表论文多篇。田道长除了研修道教正统道教,还与宗教界、医药界、武术界、周易界、气功界等同道相互探讨,博学多采,自成体系。

仆幼慕玄风,青年入道。佩服祖师丹经,笃嗜修为之学。积于今用功九载,寻师访道,搜罗丹书,汲汲其中而不知倦,乃于道妙略有所得。夫性命双修之道,乃天人合一之绝学,其初由清静入手,凝神聚炁,炁足开关,周身炁通,乃可天人感合,顺天行事,反夺造化,一切功修皆在自然,而归本于无为大道。其法易简,其理易明,惟非亲身体悟,究竟不知冷暖,故对修真内景,不可不探究印证之。观诸丹经,历来略谈内景,令人感到道海茫茫,无从取证,甚至有望而却步、退作他求者,此“道不轻传”之弊也。仆本不敏,未敢自私,今特自数年悟道曰记之中,摘录修真内景十八则,删其繁复,取其精要,务期分清层次,步步鲜明,汇以成编,公诸于世,以与真修实悟者相互参证焉。每则附加自注,以释明不同内景之层次。修真景象,自然而然,妙本天成,非笔墨所能尽述,亦非诗文可作雕饰,是故信言未必美言,词句朴陋之处在所难免,读者切莫以辞害意焉,须知意在言外,得意可以忘言也。

一九九二年夏于中国道教协会研究室

 

一.虚室生白

壬子年,我读小学一年级,时年七岁。暑假之中,外祖父接我到乡下去玩,那时气候炎热,夜晚就在院子里睡觉,躺下之后,面对满天星空,人天相照,无比广阔。刚刚入眠,景象立至,好似虚空存在强大引力一般,把自己吸收进去,恍惚不知所之,进入另一世界。

只见白光现前,浩渺无际,湛然清彻,雪亮如银。过去的一切自动消失,万事万物不复存在,惟有虚空浩渺的光,极亮而不耀眼,我的身体没有了,变成了不可言状的光,此时我即是光,光即是我。直觉在此景象之中,无比清朗明彻,洒脱快畅,不知所之,其味难说。当时尚未悟道,不知“道”为何物,只觉头脑特别干净,以后我在学校,感觉功课并不吃力,大概与此不无关系。

这一景象,在我童年数度出现,皆在平常睡卧之际发生,知而不知,觉而不觉,似梦非梦,似醒非醒,醒来之后,仍归平常,吾亦平常视之,听其去来。

二.性光圆满

癸亥年,赴身东海崂山,正式入道,清静修炼。记起在丹房初次做功,是在夜深人静之时,悄悄起身打坐。两手掐诀,垂帘塞兑,收心入静,聚性止念。渐渐身心不动,进人忘我境界,空空洞洞,混混沌沌。忽焉性光发现,圆似月轮,聚而复散,散而复聚,令我信心大增,虽腿酸脚麻亦不顾也,这是第一次认识自己的性光。此后每当垂帘静心,皆有性光显现,圆陀陀,光灼灼。功修亦随之精迸,从无魔境干扰。

三.性住炁自回

那时坚持“行立坐卧,不离这个”,念兹在兹,勤而行之,身中出现以下内景:

1.阴蹻至丹田一路,似有一条虚线,平常之间,不时有炁流沿之上升,如同水中冒起的小气泡一般。

2.熟卧之际,炁盈欲解,冲至阳关,猛然倒回,一路抖缩,如同传电,其炁自还,感觉殊妙。

3.平时无意之问,忽焉肾根回缩,接连数次,类似枪膛之伸缩。非为外动,其形依然,内有机关牵动,其势不在人为。其时自心不动,顺其自然,感觉亦妙。

四.还精补脑

如此行功月余,丹田之炁充盈温暖,津液愈加甘美精醇,周身太虚,浑然无物。一夕做功,手抚丹田,神炁归根,身心两忘。忽焉甘露自天而降,由泥丸涌出天池,颗颗滚落而下。其露甚暖,其势甚冲,不由自主,引颈吞之,如同雀卵,甘甜软美。随之一阵暖流,由巅顶布向脚心,融和之炁,传遍周身毛孔。其中苏绵美畅之情形,妙难尽述。

五.炁足开关

数曰之后,便有炁拱脊背之现象,虚极静笃,入于混沌。忽觉背部发紧,真炁上涌,一路轰鸣,直冲夹脊,畅通无碍。复上奔玉枕,撞之不动,其炁乖乖缩回,蓄势待发,似乎消失。稍停复现,吼叫上冲,再撞玉枕,一撞而通。飞上昆仑,轰鸣如雷,脑门发麻,震动甚大,舌拄上腭,接下此炁。但觉气流粗壮,直透脊髓,所到之处拱动剧烈,犹如钻机通过一般。丹经所述“大药过关”的“六根震动”之景,即丹时火炽、两肾汤煎、眼吐金光、耳后风生、身涌鼻搐、脑后鹫鸣等,此时均有发生。在此景象之中,自己四肢如石,神识无主,完全无力抗拒,丝毫不能主事。

那时所能读到的丹经极少,在脑中尚未形成系统的丹道观念,仅仅得到一点下手功夫,便去兴功实践,以至于内景发生之后,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其后才明白这是“炁足开关”之景。

六.阳炁开八脉

任督二脉打通之后,其他八脉之阳维、阴维、阳跷、阴蹻、冲、带诸脉,渐次冲开。皆从自然无为中来,丝毫不假后天意念。每逢自身阳炁旺足之时,易入混沌,其炁便发,自动冲脉,冲开之后,归于平常。

七.男子修成不漏精

此后每遇阳炁盛满之候,活子时出现,混沌之中,阳炁发动,不行阳关,自升昆仑。皆自然而然,毋须人为搬运。其中景象颇多,兹举一例: 丁卯年六月二十六曰晚上,静定之际,浑然忘我。忽焉真炁腾发,直冲漕溪(督脉),犹如飞龙,吼吟而起,隆隆作响,升上巅顶。与之同时,出现三颗光珠,接连穿过右、左双眼,颜色黄里透红,光彩晶莹夺目。但觉此炁升腾不已,其时身心无主,从其自然而已。旋顷自停,复归无物。平曰睡卧,内炁自交,阳生之际,时至神知,炁动神随,即有真炁隆隆,飞升巅顶,两耳轰鸣,如雷行天。从此再无“道解”之患(即漏精),而独得清修之乐。

八.大道甚夷

丁卯年,开始修习站功,每曰坚持,从不间断,每次至少保持两个小时,有时四个小时。以之悟证内修,感觉相付。十月二十曰晚上八点,吾在全真祖庭白云观退居楼习站,面向东方,似看非看,独立守神,身心若一,虚灵挺拔,松和自然,津液时涌,咽纳不已。过了约有一个小时,东方慢慢冒出光华,吾知其为新月初升,没有在意。但见此光升起,却非月亮,乃是好几个碎块。大小不一,悬在空中,极为明亮。吾仍独立,见同不见。碎块在相对静止中慢慢上升,却又变成一颗亮星。继续上升,旁边又出现一颗小星,亮度稍弱于前星。此时不解,检验是否幻觉,揉揉眼睛,再看仍然如此。吾独立不改,静以待之。只见两颗星慢慢上升,复变为长方形的块状物,极亮。接着上升,才是一轮月牙。吾平常看到,仍以平常视之,依然独立下去,直至两个小时之后收功,此景出现之后数曰,更有不可思议之景象发生,但是修炼非淑诡幻怪之事,兹略不谈。

九.大妙中黄贵

戊辰年正月十九曰(丘祖圣诞曰),时在崂山太清宫,临窗养静,浑然无我。先觉顶额如有蚁爬,似知非知之中,忽焉脑后如雷轰鸣,一股粗壮炁流,自天降下,直冲“中黄”,透体下行,全身震颤,不由自主。其炁一路啸声,直达海底,流溢腾发,散向四肢。但觉周身舒畅,妙不可言,复归于混沌,其后面部犹热。

十.真人之息以踵

此后,初步体会天地相合之时,人身感觉特别舒适。甚至初步体会到氤氲之景:真炁沿两脚升腾而上,与心炁交会于中宫,全身舒畅,毛窍开合,天地之炁归于我身,如沐春光一般快活。另外,感到由朔至望,人之性宫渐趋明朗;由望至晦,人之性体渐归混沌。

自注:中黄打通之后,周身关窍皆开,真杰遍达周身,人身之炁始与天地之炁接通。所谓真炁沿两脚升鹰而上,即《庄子》“真人之息以踵”之义也。一般人用外呼吸,最多炁达丹田,非得中黄开通,畅于四肢,胎息内转,才可至踵“ 从前做功,皆在肉体腔子里面模索,今曰方知跳出肉体樊笼,体悟天人关系。若无命功之蜕化,岂有性天之超升。相距悟至“天人合一”,虽不中亦不远矣。

十一.天人合一

己巳年六月初一,调至中国道教协会工作,居于北京白云观内。自来之后,便体会到更为醇厚的氤氲炁象。平常之际,忽焉有炁循两腿升腾,直汇中宫。丹田仿佛有股吸引力一般,一直向内吸炁,非平时之由外往里吸也,乃是由内从外纳炁,而且只吸不呼,亦不见其满。上面有炁随之入内,上下二炁,交会中宫,如磁吸铁,相恋相抱,温和酝酿,氤氲不散。就在二炁相抱的一刹那,呼吸顿止,而人恍然如醉矣。四肢百骸,皆不能动转,直觉神在炁中,炁包神外,两相交接,恍惚回旋。真炁薰蒸,遍达周身,苏绵快活,妙不可言。全身毛孔尽皆开放,元炁阖辟同乎天地。真炁上蒸,化为甘露,清凉如醴,咽纳不已。二炁相交,只在片刻之间,交毕之后,归于平常。此景每在平常之际发生,忽焉而来,忽焉而去,往来无定,不可追求。 其间景象,亦有变化。有时正在看书写字,忽觉腿部有炁腾起,上交中宫,顿然全身如浮,身轻如蝶,恍惚如在云空,乃知景到,不敢妄动,任其自交;有时真炁会于中宫,甜蜜非常,津生浓醴,身软如泥,如醉如痴,手懒得动,口懒得开,直愿养此天机,便有无穷快活,非得其炁交透,身体才愿活动;有时真炁自脚心升起,两腿于是格外轻快,便乐意悠情漫步,涵养中宫炁团,任?=,全不知倦;有时好似身后有炁推动,举步毫不费力,犹如漫步太虚,缥缈轻举;有时动作之中,真炁沿两腿上升,直上夹脊昆仑,蔓延四肢,一路融融,遍传周身,稍加用意,周身便似火蛇乱窜,聚歼八万四千毛孔、三百六十骨节所藏之阴神,何等畅快,惟武火不敢多用耳;有时炁来甚速,迅即在中宫抱团结胎;小腹盈满,静以养之,呼吸内外开合,全体美快之至;有时感觉混沌,卧以应之,上下二炁,会于中宫,交接甜美,流行全身,暖融畅适,周身太和,太虚与我同体,而我为太虚之主;有时二炁相抱中宫,纽结一处,如同活龙在内游动翻滚,动转升降,美妙非常;有时真炁抱团,丹田畅适美快,其感觉非冷非热、非寒非燥,一团舒妙之景,形成天然火候,早先以丹田发热为好兆,今曰成为笑谈矣。……种种景象,变化万千,非笔墨所能尽述。

时间稍长,观察天地变化,乃悟我身氤氲之候,正是天地相合之机,及至有形,其景自失。证验至此,方才领悟何为“天人合一”。

十二.先天活子时

亦且悟得,每当天人合一之景出现,皆是天地之阳炁生发之时,亦人身之阳炁生发之时,即“活子时”出现之机,天地之活子时与人身之活子时同步,合成一个活子时。而其氤氲景象,往来无定,久暂不一,隔段时间总会出现一回。其间亦有强弱缓速之不同,感觉强时,必是天地氤氲正浓,万里和合,其势浩然,见形亦速,其形亦大;感觉弱时,竟是天地清静平淡,万里无云,其势和顺,见形亦迟,有时无形。其中微妙,多有不可言述者。

每遇此时,天地之炁交和,产生新的阳炁,天炁发暖,人身融融,便得毛窍开放,而天地交和之阳炁,循毛孔之阖辟而人于我身。此刻自身阳炁旺盛,活泼圆融,而天地之阳炁,和合心肾二炁,天地人三家相见,和合凝集,氤氲相抱,团聚中宫。其炁交毕,归于平常,而吾身之精神面貌,则如蝉脱壳,焕然一新。

十三.拳道合一

吾于每夜子时,坚持习炼内家拳法,一年四季,从未间断。正当其时,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神人太虚,感觉每夜行功最为舒适之时,正天地氤氲之时也,亦为人身之活子时,内感外应,若合符契。此时行功,周身不松而自松,不静而自静,行拳迈步之问,犹如行云流水,完全无需后天拙力,皆在自然而然。行到妙处,阳炁温润,周身太和,暖融快畅,妙不可言。乃可至于动静合一,动不知动,静不知静,不动而动,不静而静,动乎其不得不静,静乎其不得不动。交感强处,竟至浑然不动,神形俱化,万物与我同在,而我与天地为一。

通过动功炼形,将天地人交和之阳炁,运化于周身内外,阖辟周流,散溢四肢,其乐无比,其妙难述。故操内家拳法,可以行炁化欲,以证丹法。曾见博得内家拳法之秘奥者,每言武道同源、拳道合一,初闻似乎难解,今曰方知含有内在体认也。

十四.道法自然

从此之后,功修归于平常。平时持志虚无,清静无为,诸般景象,人眼皆空。待到天人合发之机,玄关兆象,先天活子时发生,我身自与天地氤氲之机相合,而与天地同参造化。采取黄芽,积累道炁,顺天行事,自然而然。功夫只在顷刻之间,时至神知,水到渠成,不必追求,道自归身。再看嫩枝抽芽,鲜花怒放,空山鸟语,流泉飞瀑,自然万象,生机盎然,无一非道之所在。心契于道,足可怡然齐物也。

吾自入道,坚持做功多年,保持童体,依法修持,而今明白种种法门尽属后天。道法自然,不假人为。从此不必拘泥形式,亦无需有心作为,行立坐卧皆可,就在曰用平常之际得之,大道何其“易简”哉!

十五.春之炁在肝

功达无为,廓然无碍。随着先天活子时的自然出现,其他景象亦随之发生。庚午年正月十二曰,静养之中,杳杳冥冥。但觉炁聚丹田,氤氲不散,且在中、下二田之间,来回悠荡。全身如雪入水,渐渐溶化,体合虚无,混混沌沌。大静之中,右胁炁盈,伺机欲动,如同待发之师,瞬问真意自注,若得将令,其炁骤发。快似决堤之水,突然迸流,又象万马奔腾,势不可挡。滚滚炁浪,奔流激荡,波涌全身,震颤肢体。自身六神无主,完全任其所为。冲溢之后,遂而消失,杳无影迹,不见其形。稍歇,右胁之炁复盈,真意随之一注,再次发动,炁浪滚滚,冲布全身,旋而自止,再次消失。稍歇又发,发后自失。如是数度,炁势递减,渐自安定,复归混沌。翌曰早起,天降大雪,是天人合发之验也,皆在道妙之中矣。

十六.冬之炁在肾

庚午年腊月初四,余回山东看望父母。夜卧静室,浑然大定。忽焉颠顶神光下盼,足心之炁随之上朝,上下互感,顿觉天地恍惚,氤氲回旋。此刻吾仍保持平躺姿势,寂然不动。只见(神遇而非目视,此时双目正闭)有两道黑炁,穿脚心同时上行而来。如同两条光带一般,宽窄相同,其光为漆亮之黑色,非晦暗之黑色也。两炁上行,非常明晰,只见双双由腿内上行,行至中宫,触及内脏,顿时如有东西在内抓捏一般,脏器随之颤跃,既感觉新奇刺痒又不可抗拒。此时六神无主,无力抗拒,其炁动毕,归于混沌。

十七.夏至一阴生

辛末年五月初十,上午景生,中宫之炁,结团相抱,氤氲不散,苏绵快活,妙不可言。午后养静,内炁充盈,甜蜜妙畅,浑然忘我。杳冥之中,真炁腾发,直冲漕溪,飞上昆仑,轰鸣不已。薰蒸升腾,周流不息。此时自身无主,任其升腾。旋顷自止,归于混沌。

十八.印证丹经

吾之内景所谈,在别人看来,或许认为又是一家之言。殊不知大道为一,法乃不二,虽其内在景象,因人或有不同,而论及功夫之阶次,则仍与古圣仙真所言,印证无差。丹经疑迷之处,至此涣若冰释,乃知圣真“心传”,均可一以贯通,默会其意,如与祖师坐而论道。只是各种丹经,多为中老年人说法,且以有为之法居多,青少年不宜邯郸学步。观诸各派丹法又有层次高下之不等,若无身心验证则易误人迷途。故此,本文为破析其理,直指大道,于隐微处亦有所阐发,秘则揭之,晦则明之,大道为公,善与人同。

若此天人合一、道法自然之妙境,论述详明者,当推阴符道德、纯阳祖师、紫阳祖师、重阳祖师、长春祖师、三丰祖师、黄元吉先生、陈撄宁先生诸真。

六华论道之气功与长生不老
六华论道之鬼神仙
六华论道之人体衰老的表现或特征
六华论道之血液与长生不老
六华论道之长生不老的优点和缺点
六华论道之评论陈撄宁先生
六华论道之神通法术特异功能
六华论道之命运的定数和变数
六华论道之丹道与长生不老
六华论道之迷信是如何产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