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列表 > 正文内容

六华论道之评论姜堪政返老还童场导效应


十方六华门长生不老术


有人说姜堪政场导论真假,从而把姜堪政博士的姜氏场导论说是一场骗局,把姜堪政生物场导仓定义为新型骗局,那么姜堪政实验是真的吗?我们又如何正确客观认识生物场导仓这一现象呢?

姜堪政生物场导仓是以宣传返老还童或返老还青为效果的,不过细心的人却发现姜堪政博士明显地衰老,因此有人才说姜堪政博士的生物场导仓是一场新型骗局,因为事实摆在眼前,姜堪政博士说是姜氏场导仓具有返老还童或者返老还青的效果,这让人如何相信姜堪政场导仓的真实效果呢?这个问题的关键其实很好解决,是我们还没有足够认识场导效应的本质。

我六华真人反正是研究长生不老和返老还童的,也有资格在这方面说话的,当然这个资格是自己说的,因为我的《十方六华门长生不老术》本来就是长生不老,返老还童和永葆青春的技术。不过需要说明的是《十方六华门长生不老术是以肉体长生不老为主要目的的技术》,而长生不老是建立在日积月累逐年延长寿命以接近永生的这个基础之上的,并不是突然而然的就能长生不老的。但是光长生不行,我们还需要不老,还需要返老还童,因为《长生不老需要有健康身体和生育能力》,这样的长生不老,这样的返老还童才有现实意义。

我的《十方六华门长生不老术》并不是唯一的一种长生不老和返老还童的技术,我的《十方六华门长生不老术》特长也主要是长生不老的理论相对完善,仅此而已。

先看姜堪政博士场导生重复实验数据吧。

1955-1957年,姜堪政博士提出了场导论,认为既然生物体有电磁场的交换,那么该电磁场必然会有一部分传递到有机体之外。如果被另外的有机体所接受,作为生物信息,必然会定向控制该生物体的生命活动过程。DNA只是一个生物电磁信号(生物信息场)的磁带记录材料。换句话说,遗传物质存在两种形式:被动- DNA和主动-电磁场。DNA提供了稳定的有机体遗传物质,而电磁场立场可以去改变它,足以影响这些生物电磁信号。为了验证自己的理论,姜堪政进行了一系列实验。

1961-1963年,姜堪政进行了鸡变鸭的场导实验。发现鸭子的生物场微波作用到孵化中的鸡蛋,由此鸡蛋所发育出来的鸡雏具有鸭子特征,比如足趾间有蹼,经过中国医科大学阎德润教授、大连医学院吴襄教授、复旦大学谈家桢教授审查,认定发生了遗传变异。统计记录是这样的:实验组里把鸭(施主)放进接受仓,鸡蛋(受主)500只放进处理仓,孵出鸡雏480只,发生的变化是鸡雏具有鸭的特征。具体来说,鸡爪间长蹼的占25%,头形扁平的占80%,颈变长的占70%,眼睛中部开宽的占90%。对照组中,600只鸡蛋也放进处理仓里,但接受仓里什么也没有放,孵出了510只鸡雏,完全没有鸭子的上述特征。实验组的鸡雏长大之后,体重超过对照组的50%,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所获得的实验特征一代一代地传了下去。

1963年,姜又在用健康家兔的生物场治疗小白鼠癌病的实验中有了新的突破。这项实验是在沈阳中国医大病理解剖学教研室的协助下进行的。实验定名为健康生物体的微波定向作用于癌症生物体。具体作法是:将人工引发癌变的小鼠(受主)共800只放在处理仓里,健康的家兔10只,放在接受仓里作为施主,从小鼠身上接种了癌细胞,因接种而引起的家兔的免疫力帮助了大多数(220只)实验小鼠治好了癌症,占70%,而在对照组所有人工引发癌变的小鼠(300只)全部死亡。这项实验经过了李佩林教授检验。

1978-1993年,姜堪政在从事植物场导实验时,发现了小麦的生物微波作用促使玉米分蔟生长,而且在雄性花絮结特殊的穗,穗上结有籽粒,有玉米,有小麦,并且增产,所获变异传给下一代。观察十代仍如此。

DNA幻影效应实验 (phantom DNA experiment)

DNA幻影效应,最初是俄罗斯科学院使用激光光子相关光谱仪(laser photon correlation spectrometer, LPCS)测量溶液中DNA的振动模式时发现的。伽利耶夫(Peter Gariaev)和琶普宁(Vladimir Poponin)对此进行了分析和解释。1995年,Poponin发表了关于此实验的研究论文。实验中用到的激光光子相关光谱仪装置原理:用激光器(Laser)作为光源,照射到盛有DNA的样品池(Temperature controlled chamber or Scatter chamber)内;光电倍增管(Photomutiplier)作为光探测器用以测量散射光信号,数字相关器(Photon counting & Correlation)对光电倍增管输出的脉冲信号进行计数,并计算自相关函数送入计算机。

DNA物质未放入散射室时,没有任何幻影DNA场(phantom DNA fields)呈现,散射光的自相关函数如图a所示,表明背景噪声的强度非常小而且分布是随机的。

DNA物质放置在散射室时,散射光显示了一个典型的时间自相关函数如图b所示,是一个振荡的、慢慢地呈指数衰减的函数。

DNA物质从散射室取出时,预计自相关函数会和DNA物质放入散射室之前时的相同,即如图a那样。令人惊讶的,DNA物质放入前和取出后的自相关函数明显不同,如图c所示。

在重复了许多次实验并且在每一处可想到的地方检查了设备之后,结果仍然如此。研究者们被迫接受假设:从物理真空(physical vacuum)中激发了一些新的场。研究者称其为DNA幻影(DNA phantom)场,以强调它的起源是与DNA物质相关的。另外,没有观测到其它物质能有这种现象。因此这种现象被称为体外DNA幻影效应(DNA Phantom Effect in Vitro),简称DNA幻影效应。DNA幻影效应发现后,研究者进行了更严格更持久的研究,发现只要散射室不受干扰,就能长时间测量到这种效应,有几次竟持续了一个月。这些实验最重要的意义是,提供了一个机会,可以用严格科学的和定量的方式研究真空结构,由于DNA幻影场(phantom field)的固有能力,它可以与激光辐射的电磁场(electromagnetic field)耦合。它们之间的耦合常数(the coupling constant)值可以从散射光强度估计出来。

这个实验造成的冲击相当真实,它清楚呈现出DNA与组成世界的能量有直接关系,并且以图像方式呈现了这种关系。实验结果影响深远,并导出许多结论,其中两项尤其不容置疑:1. 过去我们忽视了某种能量的存在。2. DNA能透过上述能量形式(DNA幻影场)影响物质(电磁场)。

再看磁场对生物的影响

据测验,人在2000奥斯特的磁场中停留15分钟,对身体还不至于造成危害,如突然靠近加速器磁场时,会立刻失去辨别方向的能力,稍等片刻后,方能适应。当人们突然离开加速器时,又将产生刚进入磁场时的同样反应。强磁场对某些生物的作用更加显著。如果将果蝇蛹放在22,000奥12毫米和9000奥斯特l毫米的非均磁场中。几分钟后果蝇便会死去。约经过10分钟磁处理的果蝇,有50%不能变为成虫,成为成虫的那一部分也活不到一小时,并且有5~10%的成虫呈现出翅和体形畸变。

植物的有机体,是具有一定的磁场和极性的,并且有机体的磁场是不能对称的。一般说来,负极往往比正极强,所以植物的种子在黑暗中发芽时,不管种子的胚芽朝哪一个方向,而新芽根部是朝向南方的。

经过研究,科学工作者还发现弱磁场不但能促进细胞的分裂,而且也能促进细胞的生长,所以受恒定弱磁场刺激的植物,要比未受弱磁场刺激的根部扎得深一些,而强磁场却与此相反,它能起到阻碍植物深扎根的作用。

但任何事物并不是绝对的,有关的试验表明,当种子处在磁场中不同的位置时,如果磁场能加强它的负极,则种子的发芽就比较迅速和粗壮;相反,如果磁场能加强它的正极,则种子的发育不仅变得迟缓,而且容易患病死亡。科学工作者曾经在堪察加半岛进行这样的实验,在种植落叶松的时候,不是按通常那样彼此之间是相互平行的,而是径向种植的,各行的树朝南、东西和西南方向排列,结果有趣地发现,生长最好的是以扇形磁场东部取向的那些树苗。根据这个科研成果,在栽种落叶松时,人们采用了一种粘性纸带,在纸带上放置已按预定方向取向的种子来进行播种。

磁场对动物的生命活动,也有一定的影响。人们曾经用鱼类、老鼠、白蚁、蜗牛、果蝇和蚯蚓等动物做实验,结果发现鼠类在很强的均匀磁场中,生长缓慢而且短命;在不均匀的磁场内,其死亡率会增加;在高达3000~4000高斯的稳定磁场下,能使它性欲周期消失;在经过永久磁铁磁场作用的老鼠,对于通常情况可以致死的辐射剂量,具有较强的抵抗能力。

人们很早就发现白蚁常常按照磁场的方向来休息。有人曾经故意把它按东西方向横放着,然后拿到磁场非常强的人造磁场中,发现它仍会按照新的磁场方向挪动身体的位置。

蜗牛的运动也是一样。当外界磁场强度在0.l~0.2高斯左右时,它辨别方向的能力最为灵敏;当外界磁场强度增大时,分辨方向的能力就会很快消失。

一般的蠕虫,当外界磁场超过10高斯时,其辨别方向的能力也会消失。

下面分析姜氏场导仓返老还童或返老还青原理:

生物体内有生物电流,变化运动的生物电流会产生生物磁场,那么姜氏场导仓的作用便是将生物体的磁场加以聚合放大作用于人体。

别的不说,当人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处于静止状态,那么按照《意识能量函数(生命函数)》,人也会自动感觉到精力恢复的。这也是闭目养神的一种运用。

当人处在于类似姜氏场导仓中,所选用的那些生物磁场源也是需要有选择的。如果所选用的植物或动物的生物电磁场超过人体生物电磁场,那么将会发生人体生物电磁场被改写,而人的生物电磁场被改写,那么相应的基因也会被改写。当然人体基因被改写这是一个快速过程,也可以是一个缓慢长期的过程。

姜堪政博士上面的鸡变鸭试验,就是由于活鸭作用于胚胎,引起鸡胚胎基因突变,改变了鸡胚胎的基因表达。

姜氏场导仓所选用的生物磁场源还需要以年轻的植物或小动物的磁场作用于人体,因为年轻的生物磁场源的表现得要相对柔和。

也就是说姜氏场导仓需要用年轻的生物磁场源,同时需要弱磁场。之所以选择弱磁场,是因为人体细胞这样容易被类似温水煮青蛙式的逐步锻炼。这是人体的气与生物磁场源的气,两气相搏,逐步演化的。

姜氏场导仓的运作原理,也恰好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在有植物的地方,人容易活得更舒心。这也是一些气功爱好者喜欢借助树来练气功。

那么姜氏场导仓是否有返老还童的效果呢?答案是姜氏场导仓有返老还童效果,不过返老还童同样也逃不过《十方六华门返老还童计算公式》各项参数,也就是说姜氏场导仓同样短时间内难以达到明显的返老还童效果。因为不管任何返老还童技术都不能违反人体自然规律。

任何返老还童技术一旦违反人体自然规律则会是如同注射激素拔苗助长,使得《意识能量函数(生命函数)》里面的催化参数过度加大,引起一系列的恶劣的链锁反应,使得原本想长生不老的人,反而变成早夭折的人,这也是很多人修炼各种功法,不得要领引起的反作用。

人体是宇宙中最精密的生物机器,是一代代生物演化的结果,拥有很强的适应性。我们平常对各项物件都爱护有加,却对人体不上心,以为人体真的那么好对付,那么也就只有自尝苦果了。

这也就是我反复让想学长生不老术的人反复阅读《十方六华门长生不老术》原理的原因,因为真的是失之毫厘,失之千里,好效果或坏效果都是积日累月地逐步显现出来的,就像有些人练气功或丹功之类,几年之后才引起身体各种不适。

(十方六华门六华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