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列表 > 正文内容

麻衣神相古文


十方六华门长生不老术





  《麻衣神相》卷一
  十三部位总图歌
  第一天中对天岳,左厢内府相随续。高广尺阳武库同,军门辅角边地足。
  第二天庭连日角,龙角天府房心墓。上墓四杀战堂连,驿马吊庭分善恶。
  第三司空额角前。上卿少府更相连。交友道中交额好、眉重山林看圣贤。
  第四中正额角头,虎角牛角辅骨游。玄角斧裁及华盖,福堂彩霞郊外求。
  第五印堂交锁里、左日蚕室林中起。酒樽精舍对缤门,劫路巷路青路尾。
  第六山根对太阳,中阳少阳及外阳。鱼尾奸门神光接,仓井大门玄武藏。
  第七年上夫座参,长男中男及少男。金柜禁房并贼盗,游军书上玉堂厣。
  第八寿上甲柜依,归来堂上正面时。姑姨姊妹好兄弟,外甥命门学堂基。
  第九准头兰台正,法令灶上宫室盛。典御园仓后阁连,守门兵卒记印绥。
  第十人中对井部、帐下细厨内阁附。小使仆从妓堂前,婴门博士悬壁路。
  十一水星阁门对,北邻委巷通衢至。客舍兵兰及家库,商旅生门山头寄。
  十二承浆祖宅安,孙宅外院林苑看。下墓庄田酒池上,郊廓荒斤道路旁。
  十三地阁下舍随,奴仆推磨坑堑危。地库陂池及鹅鸭,大海舟车无忧疑。
  流年运气部位歌
  欲识流年运气行,男左女右各分形。天轮一二初年运,三四周流至天城。
  天廓垂珠五六七,八九天轮之上停。人轮十岁及十一。轮飞廓反必相刑。
  十二十三并十四,地轮朝口寿康宁。十五火星居正额,十六天中骨法成。
  十七十八日月角,远逢十九应天庭。辅角二十二廿三,二十二岁至司空。
  二十三四边城地,二十五岁逢中正。二十六上主丘陵,二十七年看坟墓。
  二十八遇印堂平。二九三十山林部,三十一岁凌云程。人命若逢三十二,
  额右黄光紫气生。三十三行繁霞上,三十四有彩霞明。三十五岁太阳位,
  三十六上会太阴。中阳正当三十七、中阴三十八主亨。少阳年当三十九。
  少阴四十少弟兄。山根路远四十一,四十二造精舍宫。四十三岁登光殿、
  四旬有四年上增。寿上又逢四十五,四十六七两颧宫。准头喜居四十八,
  四十九入兰台中。庭尉相逢正五十,人中五十一人惊。五十二三居仙库,
  五旬有四食仓盈。五五得请禄仓米,五十六七法令明。五十八九遇虎耳,
  耳顺之年遏水星。承浆正居六十一,地库六十二三逢。六十四居陂池内,
  六十五处鹅鸭鸣。六十六七穿金缕,归来六十八九程。逾矩之年逢颂公,
  地阁频添七十一。七十二三多奴仆,腮骨七十四五同。七旬六七寻子位,
  七十八九丑牛耕。太公之年添一岁,更临寅虎相偏灵。八十二三卯兔宫,
  八十四五辰龙行。八旬六七已蛇中,八十八九午马轻。九旬九一未羊明,
  九十二三猴结果,九十四五听鸡声。九十六七犬吠月。九十八九买猪吞。
  若问人生过百岁,颐数朝上保长生。周而复始轮于面,纹瘾缺陷祸非轻。
  限运并冲明暗九,更逢破败属幽冥。又兼气色相刑克。骨肉破败自伶仃。
  倘若运逢部位好,顺时气色见光晶。五岳四渎相朝把,扶摇万里任飞腾。
  谁识神仙真妙诀,相逢谈笑世人惊。
  运气口诀
  水形一数金三岁,土厚惟将四岁推。
  火赴五年求顺逆,木形二岁复何疑。
  金水兼之从上下,若云水火反求之。
  土自准头初主限,周而复始定安危。
  识限歌
  八岁十八二十八,下至山根上至发。
  有无活计两头消,三十印堂莫带杀。
  三二四二五十二,山根上下准头止。
  禾仓禄马要相当,不识之人莫乱指。
  五三六三七十三,人面排来地阁间。
  逐一推详看祸福,火星百岁印堂添。
  上下两截分贵贱,仓库分平定有无。
  此是神仙真妙诀,莫将胡乱教庸夫。
  十二宮
  一.命宮
  命宫者,居两眉之间,山根之上。光明如镜,学问皆通。山根平满,乃主福寿。土星耸直,扶拱财星。眼若分明,财帛丰盈。额如川字,命逢释马,官星果若如斯,必保双全富贵。凹沉必定贫寒,眉接交相成下贱,乱里离乡,又克妻。额窄眉枯,破财钝檀。
  诗曰:
  眉眼中央是命宫,光明莹净学须通。
  若还纹理多这滞,破尽家财及祖宗。
  命宫论曰:印堂要明润,主寿长久。眉交者,身命早倾。悬针主破,克妻害子。山岳不宜昏暗,有川字纹者,为将相。平正明润身常吉,得贵人之力。气色青黄虚惊,赤主刑伤,白主丧服哭悲,黑主身亡,红黄主寿安,终身吉兆。
  二.财帛
  鼻乃财星,位居土宿。截简悬胆,干仓万箱。耸直丰隆,一生财旺。富贵中正不偏,须知永远滔滔。鹰嘴尖峰。破财贫寒。莫教孔仰、主无隔宿之粮。厨灶若空,必是家无所积。
  诗曰:
  鼻主财星莹若隆,两边厨灶若教空。
  仰露家无财与栗,地阁相朝甲柜丰。
  财帛宫论曰:天仓、地库、金甲柜、井、灶,总曰财帛官。须要丰满明润,财帛有余,忽然枯削,财帛消乏。有天无地,先富后贫。天薄地丰、始贫终富。天高地厚,富贵满足,荫及子孙。额尖窄狭、一生贫寒。井灶破露,厨无宿食。金甲柜丰,富贵不穷。气色昏黑。主破失财禄,红黄色现,主进财禄。青黄贯鼻、主得横财。二柜丰厚,明润消和,居官而受赏赐。赤主口舌。
  三.兄弟
  兄弟位居两眉,属罗计。眉长过目,三四兄弟无刑。眉秀而疏。枝干自然端正,有如新月和同水远超群。若是短粗同气、连枝见别。眉环塞眼、雁行必疏,两样眉毛,定须异母。交连黄薄,自丧他乡。旋结回毛。兄弟蛇鼠。
  诗曰:
  眉为兄弟软径长、兄弟生成四五强。
  两角不齐须异母,交连黄簿送他乡。
  兄弟宫论曰:兄弟罗计,须要丰蔚,不宜亏陷。长秀则兄弟和睦,短促不足,则有分离孤独。眉有旋毛,兄弟众多狼件不常。眉毛散者、钱财不聚。眉毛逆生。仇兄贼弟。互相妒害,或是异姓同居。眉清有彩,孤腾清高之士。眉毛过目,兄弟和睦。眉毛中断,兄弟分散。浓淡丰盈、义友弟兄。气色青主兄弟斗争。口舌黑白,兄弟伤文。红黄之气。荣贵喜庆。
  四.田宅
  田宅者,立居两眼、最怕赤脉侵睛。初作破尽家园,到老无粮作蘸。眼如点漆、终身产业荣荣。风日高眉、置税三州五县。阴阳枯骨、莫保田园。火眼水轮,家财倾尽。
  诗曰:
  眼为田宅主其宫,清秀分明-样同。
  若是阴阳枯更露、父母家财总是空。
  田宅宫论曰:十星为田宅,主地阁要朝。天庭丰满明润,主田宅进益。低塌昏暗倾欣。主破田宅。若飞走不朝、田宅居无气色青,主官非田宅无成。黑主杖责。白主丁忧。红主成,田宅喜重重、黄明吉昌,谋元不遂,君子加官,即日得升,小人得宠,利见贵人,武职或领兵马、杀气旺者,即行师,主管财赋,或八运司等处,五品至三品,三品至二品,如是详看六品以卜,另作区处。
  五.男女
  男女者。位居两眼-下。名曰泪堂。三阳平满,儿孙福禄荣昌。隐隐卧蚕,子息还须清贵。泪堂深陷,定为男女无禄。黑痣斜纹,到老儿孙有克。口如吹火,独坐兰房。若是平满人中,难得儿孙送老。
  诗曰:
  男女三阳起卧蚕,莹然光彩好儿郎。
  悬针理乱来侵位,宿债平中不可当。
  男女宫论曰:王阴三阳、位虽丰厚、不宜枯陷。左三阳枯,克损男。右三阴枯,克损女。左眼下有卧蚕纹,生贵子。凡男女眼下无肉者,妨害男女。卧蚕陷者,阴驾少;当绝嗣也。乱纹侵者,主假子及招义女。鱼尾及龙宫黄色环绕,主为阴驾纹见曾怀阴德济于人,必有果报。又云:精寒血竭不华色,男不旺,女不育。若明阳调和,精血敷畅,男女交合,故生成之道不绝。宜推于形象外,当以理言,玄妙自见也。气色青,主产厄。黑白主男女悲哀。红黄主喜至。三阳位红生儿。三阴位青生女。
  六.奴仆
  奴仆者,位居地阁,重接水星。颊圆丰满,侍立成群。辅弻星朝一呼百诺。口如四字,主呼聚喝散之权。地阁尖斜,受恩深,而反成怨恨。纹纹败陷,奴仆不周。墙壁低倾,恩成仇隙。
  诗曰:
  奴仆还须地阁丰,水星两角不相容。
  若言三处都无应,倾陷纹痕总不同。
  奴仆宫论曰:悬壁无亏,奴仆不少。如是枯陷,仆马俱无。气色青主奴马损伤。白黑主仆马坠堕,不宜远行。赤主仆马口舌,损马失财。黄色胜,牛马奴仆自旺,左门右户,排立成行。
  七.妻妾
  妻妾者,位居鱼尾,号曰奸门。光润无纹,必保妻全。四德丰隆平满,娶妻财帛盈箱。颧星侵天,因妻得禄。奸门深陷,长作新郎。鱼尾纹多,妻防恶死。奸门暗惨,自号生离。黑痣斜纹,外情好而心多淫欲。
  诗曰:
  奸门光泽保妻宫,财帛盈箱见始终。
  若是奸门生暗惨、斜纹黑痣荡淫奔。
  妻妾宫论曰:鱼尾须要平满,不宜克陷。丰满则夫贵妻荣,奴仆成行。妇女鱼尾奸门明润、得贵人为夫。女人鼻如悬胆,则主富贵。.缺陷则主防夫,淫乱败家、放荡不旺夫。妇人面如满月,下领丰满,至国母之贵。气色青,则主妻妄忧愁思虑。赤主夫妻口舌。黑白大夫妻男女之悲。红黄色见、主夫妻男女和谐之喜。如有暗昧,主夫妻分离,不然断角少情。
  八.疾厄
  疾厄者,印堂之下,位居山根。隆如丰满,福禄无穷。连接伏犀,定主文章。莹然光彩,五福惧全,年寿高平,和坞相守。纹痕低陷,连年速疾沉疴,枯骨尖斜,未免终身受苦。气如雾,灾厄缠身。
  诗曰:
  山根疾厄起平平,一世无灾祸不生。
  若值纹痕并枯骨、平生辛苦却难成。
  疾厄宫论曰:年寿明润康泰,昏暗疾病至。气色青主忧惊。赤防重灾。白主妻子之悲。黑主身死。红黄紫主喜气之兆也。
  九.迁移
  迁移者,位居眉角,号曰天仓。丰盈隆满,华彩无忧。鱼层位平,到老得人钦羡,腾腾驿马,须贵游宦四方。额角低陷,到老住场难见。眉连交接,此人破祖离家。天地偏斜,十居九变。生相如此,不在移门,必当改墓。
  诗曰:
  迁移宫分在天仓,低陷平生少住场。
  鱼尾未年不相应,定因游宦却寻常。
  迁移宫论曰:边地驿马,山林发际,乃为出入之所,宜明润洁净,利远行,若道暗缺陷,及有黑子,不宜出入,被虎狼惊。气色青,远行主惊失财。白主马仆有失,黑主道路身亡。红黄紫宜获财喜。
  十.宫禄
  官禄者,位居中正,上合离宫,伏犀贯顶。一生不到讼庭,驿马朝归,官司逻扰。光明莹净,显达超群。额角堂堂,犯着官司贵解。宫痕理破,常招横事。眼如赤鲤,实死徒刑。
  诗曰:
  官禄荣宫仔细详,山根仓库要相当。
  忽然莹净无痕点,定主官荣贵久长。
  官禄宫论曰:两眼神光如曙星,龙目凤睛主贵。印堂明润,两耳色白过面,声闻天下,福禄荣显。如陷缺飞走,而无名誉。气色青,主忧疑。赤主口舌是非。白主孝服至。红黄上下有诏书加官进职之喜。
  十一.福德
  福德者,位居天仓,牵连地阁。五星朝拱,平生福禄滔滔。天地相朝,德行须全五福。额因额窄,须知苦在韧年。额阔颐尖。边否还从晚景。眉高目耸.尤且平平。眉压耳掀,休言福德。
  诗曰:
  福德天仓地阁圆,五星光照福绵绵。
  若还缺陷并尖破、衣食平平更不全。
  福德宫论曰:天仓地库为福德宫,须要丰满明润,相朝招重重祖荫、福德永祟。若陷缺不利,浅窄昏暗、灾厄常见,人亡家破,盖因心术损了阴隙,终是勉强,神明不佑。作事行悔,满面春风,一团和气。气色青主忧疑。赤主酒肉,忌口舌。白主灾疾。红黄吉兆。
  十二.相貌
  相貌者,先观五岳,次辨三停。盈满,此人富贵多荣。三停俱等,永保平生显达。五岳朝耸,官禄荣迁,行坐威严,为人尊重。额文初运。鼻管中年。地阁水星,是为末主。若有克陷,断为凶恶。
  诗曰:
  相貌须教上下停,三停平等更相生。
  若还一处无均等,好恶中间有改更。
  相貌宫论曰:骨法精神,骨肉相称气相和,精神清秀,如桂林一枝、昆山片玉,如珠藏渊,如玉隐石,贵显名流,翰苑吉士。暗惨而薄者凶。气色满面红黄明润,大吉之兆。
  十二宫总诀
  父母宫论曰:日月角须要高,明净则父母长寿康宁。低塌则幼失双亲。暗昧主父母有疾。左角偏,防父。右角偏,防母。或同父异母,或随母嫁父,出祖成家、重重灾注、只宜假养。方免刑伤。又云:重罗叠汁、父母重拜,或父乱母淫,与外奸通、又主防父害母。头侧额窄,多是庶出,或因奸而得。又云:左眉高,右眉低,父在母先归。左眉上、右眉下,父亡母再嫁。额削眉交者,主父母早抛,是为隔角反面无情。两角人顶,父母双荣,更受祖荫,父母闻名。气色青主父母忧疑,又有口舌相伤。黑白主父母丧亡。红黄主双亲喜庆。
  五官总论
  五官者,一曰耳为采听官,二曰眉为保寿官,三曰眼为监察官,四曰鼻为审辨官,五曰口为出纳官。《大统赋》云:一官成,十年之贵显,一府就十载之富丰。但于五官之中,倘得一官成,可享十年之贵也。如得五官俱成,其贵老终。
  耳为采听官:不论大小,要轮廓分明,喜白过面,水耳、土耳、金耳、牛耳、圆棋耳、贴脑耳、对面不见耳,高眉一寸,轮厚廓坚,红润姿色,内有长毫,孔小不大,此采听官成也,或鼠耳、木耳、火耳、箭羽耳、猪耳、轮飞廓反,不好之耳,或低小软弱,此采听官不成也,不利少年损六亲。
  眉为保寿官:喜清高疏秀弯长,亦宜高目一寸,尾拂天仓,主聪明富贵,机巧福寿,此保寿官成也;若粗浓黄淡,散乱低压,乃刑伤破败,此一官不成也。
  眼为监察官:黑白分明,或凤眼、象眼、牛眼、龙虎眼、鹤眼、猴眼、孔雀眼、鸳鸯眼、狮眼、喜鹊眼,神藏不露,黑如漆,白如玉,波长射耳,自然清秀有威,此监察官成也;若蛇、蜂、羊、鼠、鸡、猪、鱼、马、火轮四白等眼,赤白纱侵,睛圆黑白混杂,兼神光太露,昏昧不清,此监察官不成也,又且愚顽凶败。
  鼻为审辨官:亦宜丰隆耸直有肉,伏犀龙虎鼻,狮牛胡羊鼻,截筒盛囊悬胆鼻,端正不歪不偏,不粗个小,此审辨官成也。若狗鼻、鲫鱼、鹰嘴、剑峰、反吟、复吟、三曲、三弯、露孔、仰灶、扁弱、露脊、露骨、太大孤峰,况又凶恶,贫苦无成,刑恶奸贪,此审辨官不成也。
  口为出纳官:唇红齿白,两唇齐丰,人中深长,仰月弯弓,四字口方,牛龙虎口,两唇不反不昂,不掀不尖,此出纳官成也。或猪狗羊口,覆船,宴鱼纫鱼,鼠食羊食,唇短齿露,唇黑唇皱,上唇薄下唇反,须黄焦枯粗浊,此出纳官不成也。书云,但一官成者,掌十年之贵禄富丰,不成者,必主十年困苦。
  五岳
  额为衡山(南岳)。颏为恒山(北岳)。鼻颧嵩山(中岳)。左颧为泰山(东岳)。右颧为华山(西岳)。
  中岳要得高隆,东岳须耸,而朝应不隆不峻,则无势,为小人,亦无高寿。中岳薄面无势,则四岳无主,纵别有好处,不至大贵,无威严重权,寿不甚远。中岳不及且长者,止中寿,如尖薄,晚年见破,到头少称意。南岳倾侧,则主见破,不宜长家。北岳尖陷,未主无成,终亦不贵。东西倾倒无势,则心恶毒无慈爱,五岳须要相朝。
  四渎
  耳为江。目为河。口为谁。鼻为济。
  四渎要深远成就,而涯岸不走,剧财谷有成,财物不耗多蓄积。耳为江渎,窍要闻而深,有重城之副,紧则聪明,家业不破.目为河渎,深为寿,小长剔贵,光则聪明,浅则短命,昏浊多滞,圆则多天,不大不小贵.口为淮漠,要方阔而唇吻相履载,上薄则不覆.下薄则不载,不覆不载则无寿.无晚幅.不覆则家必覆。鼻为济渎,要丰隆光圆,不破不露,则家必富。
  三主三柱
  额尖初主灾,鼻歪中主逃,欲知晚景事,地阁喜方高。头为寿柱,身为梁柱,足为栋柱。
  五星六耀说
  五星,金、木、水、火、土也。
  六耀者,太阳、太阴、月孪、罗喉、计都、紫气。
  火星须得方,方者有金章。(额也)
  紫气须得圆,圆者有高官。(印堂)
  土星须要厚,厚者得长寿。(鼻也)
  木星须要朝,五福并相饶。(右耳)
  金星须要白,官位终须获。(左耳)
  罗喉须要长,长者食天仓。(左眉)
  计都须要齐,齐者有妻儿。(右眉)
  月字须要直、直者得衣食。(山根)
  太阴须要黑,黑者有官职。(右眼)
  太阳须要光,光者福禄强。(左眼)
  水星须要红,红者作三公。(口也)
  五星六耀决断诗
  金木星是耳,贵要轮廓分明,其位红白色不均,大小如门阔,生得端正,不反不尖,不小,一般更是高过眉眼。白色如银样大好、其人当生,得金木二星照命,发禄定早。若反侧窄,或大或小,为陷了金木二星,其人损田宅,破财帛,无学识也。
  诗曰:
  金木成双廓有轮,风门容指主聪明。
  端耸直朝罗计上,富贵荣华日日新。
  金本开花一世贫,轮翻廓反有艰辛。
  于中若有为官者,终是区区不出尘。(左金耳也,右木耳也。)
  水星是口,名为内学堂,须要唇红阔四角人中深,口齿端正有文章,为官食禄。若唇齿粗,口角垂,黄色主贫贱。
  诗曰:
  口含四字似朱红,两角生棱向上官,
  定是文章聪俊士,少年及第作王公。
  水星赂绰两头垂,尖薄无棱是气儿。
  若是偏将居左右,是非奸诈爱便宜。
  火星是额,如见额广阔发际深者,有禄位衣食,及子息四五人,其人有艺学,父母尊贵,当生命宫,得火星之力人命,有田宅,寿九十九。如尖陋有多文理者,是陷了火星,乃不贵,无子息一二人,至老不得力,衣食平常,又不得兄弟力,主贫,无大寿,损妻破财。
  诗曰:
  火星宫分阔方平,润泽无纹气色新。
  骨耸三条川字样,少年及第作公卿。
  火星尖狭是当流、纹乱纵横主配囚。
  赤脉两条侵日月,刀兵赴法死他州。
  诗曰:
  罗计星君秀且长,分明贴肉应三阳。
  不惟此貌居官职,思义彰名播远方。
  罗喉稀疏骨耸高,为人性急爱凶豪。
  眉毛奸邪似垂柳,兄弟同胞有旋毛。(左罗右计)
  鼻土星诗曰:
  土宿端圆似截筒,灶门孔大即三公,
  兰台庭尉来相应,必主声名达贤圣。
  土宿歪斜受苦辛,准头尖薄主孤贫,
  旁观勾曲如鹰嘴,心里奸邪必害人。
  紫气宫中阔又圆,拱朝帝王是英贤,
  兰台庭尉来相应,末主官荣盛有钱。
  紫气宫中窄又尖,少短无腮更少鬓,
  自小为人无实学,衣食萧条没更添。
  月孛宜高不宜低,荣然光彩是琉璃,
  为官必定忠臣相,末主高官有好妻。
  月孛宫中窄又尖,家财早破事相宜,
  为官岂得荣官禄,孛位当生困岁年。
  罗计星君秀宜长,分明贴肉应三阳,
  不唯此貌居官职,恩义彰明播远方。
  罗计稀疏骨耸高,为人性急爱凶豪,
  奸淫状如垂杨柳,兄弟同胞有旋毛。
  日月分明似太阳,精神光彩一般强,
  为官不拜当朝相,也合高处作侍郎。
  日月斜窥赤贯瞳,更兼孤露又无神,
  阴枯阳衰因刀死,莫待长生主恶终。
  六府
  六府者,两辅骨、两颧骨、两颐骨、欲其充实相辅,不欲支离孤露。《灵台秘诀》云:上二府自辅角至天仓,中二府自命门至虎耳,下二府自肩骨至地阁。六府充直无缺陷癍痕者,主财旺。天仓峻起多财禄,地阁方停万顷田,缺者不合。
  三才三停论
  三才者,额为天,欲闹而圆,名日有天者贵。鼻为人,欲旺而齐,名曰有人者寿。颏为地,欲方而阔,名曰有地者富。三停者,发际至印堂为上辅,是初主。自山根至准头为中府,是中主。,自人中至地阁为下辅,末至。自发际至眉为上停,眉至准头为中停,准头至地阁为下停。
  诀曰:
  上停长老吉昌,中停长近君王,下停长少吉祥。
  三停平等,富贵荣显。三停不均,孤夭贫贱。
  诗曰:
  面上三停仔细看,额高须得耳门宽。
  学堂三部吴堪是,空有文章恐不官,
  鼻梁隆起如悬胆,促者中年寿不长。
  地阁满来田地盛,天廷平阔于孙昌。
  四学堂
  一曰眼为官学堂,眼要长而清,主官职之位。
  二曰额为禄学堂,额阔而长,主官寿。
  三曰当门两齿为内学堂,要周正而密,主忠信孝敬。疏缺而小主多狂妄。
  四曰耳门之前为外学堂,要耳前丰满光润,主聪明。若昏沉愚齿之人也。
  八学堂
  第一高明部学堂,头圆或有异骨昂。
  第二高广部学堂,额勇不错骨起方。
  第三光大部学堂,印堂平明无痕伤。
  第四明秀部学堂,眼光黑多人隐藏。
  第五聪明部学堂,耳有轮廓红白黄。
  第六忠信部学堂,齿齐周密白如霜。
  第七广德部学堂,舌长至准红纹长。
  第八班笋部学堂,横起天中细秀长。
  八位学堂如有此,人生富贵多吉祥。
  学堂诗
  背负琴书不得名,学堂无位陷三停。人中一位若无应,空将年月在朝臣。
  欲说无官少保人、盗门青气有罗纹。使于鼻上多红气,可惜虚劳枉苦辛。
  月学尖儿义损财,初年流落更多灾。官方门舌无人说,只有先贤相出来。
  人面总论
  天庭欲起司空平,中正广阔印堂清,
  山根不断年寿润,准头圆肉人中深,
  口如四字承浆阔,地馈朝归仓库应,
  山林圆满驿马丰,日月高广边地静,
  阴阳肉满鱼尾长,正面颧开有神光,
  兰廷圆正法令通,金匮海角微生黄,
  三阴三阳不枯陷,龙藏虎伏仍相当,
  五岳四渎无克破,便见人间可相郎,
  若见欹斜并斜塌,气暗神昏受折磨,
  面有神光射人目,男贵公侯女贵后。
  五行形相
  土星是鼻,须要准头丰厚,两孔不露,年上寿上平满直端耸不偏,其人当不陷了土星,人命并满三分.主有福禄寿。如中岳土星不正,准头尖露,更准头高,其人陷了中岳土星,主贫贱少家业.主心性不直。
  诗曰:
  土宿端圆似截简,灶门孔大即三公。
  兰台廷尉来相应。必主声名达圣聪。
  土宿歪斜受苦辛,准头尖薄主孤贫,
  傍观勾曲如鹰嘴,心里奸谋必害人。
  紫气星下是印堂,分明无直纹圆如珠,主人必贵。白色如银样,主大富贵。黄者有衣食。如窄不平匀,有隐纹者,不吉,子息二三人,不得力,无厚禄,损田宅。
  诗曰:
  紫气宫中阔又圆,拱朝帝主是英贤。
  兰台廷尉来相应,末主官荣盛有钱。
  紫气宫中窄又尖,小短无腮更少男。
  自小为人无实学,衣食潇条更没添。
  太阴太阳是眼,要黑白分明,长细双分人鬓者,黑睛多白睛少,光彩者,其人当生得阴阳二星照命,作事俱顺,骨肉俱贵。如黑少白多黄赤色,其人陷了二星,损父母害妻子,破田宅多灾短命。
  诗曰:
  日月分明是太阳,精神光彩一般强。
  为官不拜当朝相,也合高迁作侍郎。
  日月斜窥赤贯瞳,更嫌孤露又无神。
  阴阳枯暗因刀死,莫待长年主恶终。
  月字星是山根,从印堂直下分破者,其人当遭月孪照命。陷了山根,主子孙不吉,定多灾危,修读无成,破产刑妻害子息。
  诗曰:
  月孪宜高不宜低,莹然光彩似琉璃。
  为官必定忠臣相,末主高官有好妻。
  月字宫中狭又尖,家财早破事相煎。
  为官岂得荣高禄,字位当生困岁年。
  罗计星是眉,二星粗黑过目人鬃际者,此衣禄之相,子息父母皆贵,亲眷亦责。此二星人命,如眉相连横赤色更短,主骨肉子息多犯恶死。
  诗曰:
  木瘦金方水主肥,土形敦厚背如龟。
  上尖下阔名为火,五样人形仔细推。
  木色青今火色红,土黄水黑是真容。
  只有金形是带白,五般颜色不相同。
  诗曰:
  青主忧今白主丧,黑主重病及官方。
  若还进职并添喜,看取所黄满面光。
  五行相说
  夫人之受精于水,凛气于火,而为人。精合而后神生,神生而后形全。是知全于外者,有金木水火土之相,有飞禽走兽之相。金不嫌方,木不嫌瘦,水不嫌肥,火不嫌尖,土不嫌浊。似金得金,刚毅深。似木得木,贷财足。似水得水,文学贵。似火得火,见机果。似土得土,厚柜库。故丰厚严谨者,不富即贵。浅沟轻燥者,不贫则天。如女子之气,欲其和媚,相貌欲其严整,若此者不富则贵也。
  论形
  人秉阴阳之气,肖天地之形,受五行之资,为万物之灵者也。故头象天,足象地,眼象日月,声音象雷霆,血脉象江河,骨节象金石,鼻额象山岳,毫发象草木。天欲高远,地欲方厚,日月欲光明,雷霍欲震响,江河欲润,金石欲坚,山岳欲歧,草木欲秀,此皆大概也,然郭林宗有观人八法,是也;
  论神
  夫形以养血,血以养气,气以养神,故形全则血全,血全则气全,气全则神全。是短形能养神,托气而安也。气不安则神暴而不安,能安其神,其惟君子乎。穷则神游于眼,寐则神处于心,是形出处于神而为形之表,犹日月之光外照万物,而其神固在日月之内也。眼明则神清,眼昏则神浊。清则贵,浊则贱。清则卧多而寐少,浊则寐少而寐多。能推其寐者,可以知其贵贱也。夫梦之境界,盖神游于心,而其所游之远,亦不出五脏六腑之间,与夫耳目视听之门也。其所游之界,与所见之事,或相盛而成,或遇事而至,亦吾身之所有也。梦中所见之事,乃吾身中,非出吾身之外也。白眼掸师说梦有五境:一曰灵境,二曰宝境,三曰过去境,四曰见在境,五曰未来境。神惨梦生,神静则境灭。夫望其形,或洒然而清,或朗然而明,或凝然而重,然由神发于内而见于表也。神清而和,彻明而秀者,富贵之相也。昏而柔弱浊而结者,贫沟之相也。实而静者其神安,虚而急者其神惨。
  相主神有七
  藏不晦,藏者不露也.晦者无神也。安不愚,安者不摇动也,愚者不变通也。发不露,发者发扬也,露者轻跳也。清不枯,清者神逼人也,拈者神而死也。和不弱,和者可亲也,弱者可呷也。怒不争,怒者正气也,争者泪气也。刚不孤。刚者可敬也,孤者可恶也。
  诗曰:
  神居形内不可见,气以养神为命根。
  气壮血和则安固,血枯气散神光奔。
  英标清秀心神爽,气血和调神不昏。
  神之情浊为形表,能定贵贱最堪论。
  论形有余
  形之有余者,头顶圆厚,腹背丰隆,额阔四方,唇红齿白,耳圆成轮,鼻直如胆,眼分黑白,眉秀疏长,肩膊脐厚,胸前平广,腹圆垂下,行坐端正,五岳朝起,三停相称,肉腻骨细,手长足方,望之巍巍然而来,视之怡怡而去,此皆谓形有余也。形有余者,令人长寿无病,富贵之荣矣。
  论神有余
  神之有余者,眼光清莹,顾盼不斜,眉秀而长、精神耸动,容色澄彻,举止汪洋。恢然远视,若秋日之照霜天;巍然近瞩,似和风之动春花。临事刚毅,如猛兽之步深山;出泉迢遥,似丹风而翔云路。其坐也如界石不动,其卧也如栖鸦不遥,其行也洋洋然如平水之流、其立也昂昂然如孤峰之耸。言不妄发,性不妄躁,喜怒不动其心,荣辱不易其操,万态纷错于前,而心常一,则可谓神有余也。神有余者,皆为上贵之人,凶灾难人其身,天禄永其终矣。
  论形不足
  形不足者,头顶尖蒲,肩膊狭斜,腰肋疏细,肘节短促,掌薄指疏,唇赛额挞、鼻仰耳反,腰低胸陷,一眉曲一眉直,一眼仰一眼低,一睛大一睛小,一颧高一颧低,一手有纹,一手无纹,唾中眼开,言作女音。齿黄而露,口臭而尖。秃顶无众发,眼深不见睛。行步奇侧,颜色萎怯。头小而身大,上短而下长,此之谓形不足也。形不足者,多疾而短命,福薄而贫贱矣。
  论神不足
  神不足者,似醉不醉,常如病酒;不愁似愁,常如忧戚。不唾似睡。绕睡便觉;不哭似哭,常如惊怖。不嗔似嗔,不喜似喜,不惊似惊,不痴似痴,不畏似畏容止昏乱,色浊似染。颠痫神色凄伧,常如大失;恍您张惶,常如恐怖。言语瑟缩似羞隐藏,貌儿低摧如遭凌辱。色初鲜而后暗,语初快而后呐,此皆谓神不足也。神不足者,多招牢狱之厄,宫亦主失位矣。
  论声
  夫人之有声,如钟鼓之响。器大则声宏,器小则声短。
  神清则气和、气和则声润,深而圆畅也。神浊则气促,气促则声焦急而轻嘶也。
  故贵人之声,多出于丹田之中,与声气相通,混然而外达丹田者、声之根也。舌端者,声之表也。夫根深则表重。根浅则表轻,是如声发于根而见于表也。
  若夫清而圆,竖而亮,缓而烈,急而和,长而有力,勇而有节,大如洪钟腾韵龟鼓振音,小如玉水流鸣琴征奏曲。见其色则粹然而后动,与其言久而后应,皆贵人之相也。
  小人之言皆发舌端之上,促急而不达,何则急而嘶,缓而涩,深而滞,浅而澡。大则散,散则破,或轻重不均,嘹亮无节,或眶毗而暴,繁乱而浮,或如破锣之响,败鼓之鸣,又如寒鸦哺雏,鹅雁呸咽,或如病猿求侣,孤雁失群,细如蚯蚓发吟,狂如青龟夜惨,有如犬之吠,如羊之鸣,皆贱薄之相也。
  男有女声单贫贱,女有男声亦妨害。然身大而声小者凶,或于湿而不齐,谓之罗网声。大小不均,谓之雌雄声。或先迟而后急,或先急而后迟,或声未止而气先绝,或心未举而色先变,皆贱之相也。
  夫神定于内,气和于外,然后可以接物,非难言有先后之叙,而色亦不变也。苟神不安而意不和,则其言失先后之叙,辞色挠矣,此小人之相也。
  夫人票五行之形,则气声亦配五行之象也。故土声深厚,木声高唱,火声焦烈,水声缓急,金声和润。又曰:声轻者断事无能,声破者作事无成,声浊者谋运不发,声低者卤钝无文。清吟如涧中流水者,极贵。发声溜亮自觉如瓮中之响者,主五福全备之人也。
  听声篇
  声小亮高,贤贵之极;语声细嫩,必主贫寒,兼须危困。女人雄声,终身不荣,良人早强,虚有夫名。男子雄声,妨须多儿女,声急切妨夫一绝。
  诗曰:
  木声高唱火声焦,和润金声最富挠。
  土语却如深瓮里,水声圆急又飘飘。
  贵人音韵出丹田,气实喉宽响又坚。
  贫贱不离唇舌上,一生奔走不堪言。
  声大无形,托气而发,贱者浮浊,贵者清趣。太柔则怯,太刚则折。隔山相闻,圆长不缺,斯乃贵人,远见风节。
  论气
  夫石蕴玉而山辉,沙怀金而川楣,此至精之实,见乎色而发于形也。
  夫形者质也,气所以充乎质,质因气而宏。神完则气宽,神安则气静。得失不足以暴其气,喜怒不足以惊其神。则于德为有容,于量为有度,乃重厚有福之人也。
  形犹材有杞梓梗棉荆棘之异,神犹士所以治材用其器,声犹器听其声,然后知其器之美恶,气犹马驰之以道善恶之境。君子则善食其材,善御其德,又善治其器,善御其马。小人反是。其气宽可以容物,和可以接物,清可以表物,正可以理物。不宽则隘,不利则涙,不刚则懦,不清则浊,不正则偏。视其气之浅深,察其色之燥静,则君子小人辨矣。
  气表而舒和而不暴,为福寿之人。急促不均,暴然见乎色者,为下贱之人也。医经以一呼一吸为一息,凡人一昼夜计一万三干五百息,今观人之呼吸疾徐不同,或急者十息,迟者尚未七八。而老肥者大疾,勿其者差迟,故恐古人之言犹末尽理。
  夫气呼吸发乎颜表,而为吉凶之兆,其散如毛发,其聚如黍米。望之有形,按之无迹,苟不精意以观之,则祸福无凭也。气出人无声,目不自察,或卧而不喘者,为之龟息气象也。呼吸气盈而身动主死之兆也。孟子不顾万钟之禄,能养气者也,争可欲之利悼悼然房其色而暴其气者,亦何以论哉。
  诗曰:
  气乃形之本,察之见贤愚。
  小人多急燥;君子则宽舒。
  暴庚灾相及,深沉福有余。
  谁知公辅量。虚受若重渊。
  柳庄曰:从发际至承浆,左右气止一百二十五部;若言黑子皆为助相,视其骨气美者为妙也。
  《麻衣神相》卷二
  相骨
  骨节象金石,欲峻不欲横,欲圆不欲粗。瘦者不欲露骨,肉不辅骨而骨露,乃多难有祸之人也。肥者不欲露肉。肥滞之人也不欲蒲,或满而盈者乃是死人之相也。骨与肉相称,气与血相应。骨寒而缩者,不贫则天。谓背额而停倔,骨寒而肩耸。大凡物有不全,贫贱寿富天折,故曰不贫则夭。日角之左月角之右,有骨直起为金城骨,位至三公。印堂有骨上至天庭,名天校骨,从天庭贯顶,名伏犀骨,并位至三公。
  面上有骨卓起,名为颧骨,主权势。颧骨相连人耳,名王梁骨,主寿考。自臂至肘为龙骨,象君。欲长而大自肘至腕名虎骨,象臣。欲短而细骨欲峻而舒圆而坚直而应节紧而不租皆坚实之象。颧骨入鬓,名驿马骨,左目上曰日角骨,右目上曰月角骨。骨齐耳为将军骨,挠日员为龙角骨,两沟外曰巨鏊骨,额中正两边为龙角骨。
  诗曰:
  骨不耸今且不露,又要圆清兼秀气。
  骨为阳兮肉为阴,阴不多今阳不附。
  若得阴阳骨肉均,少年不贵终身富。
  骨耸者天。骨露者无立。骨软弱者,寿而不乐。骨横者凶。骨轻者贫贱。骨俗者愚浊。骨寒者穷薄。骨圆者有福。骨孤者无亲。又云:木骨瘦而青黑色,两头粗大,主多穷厄。水骨两头尖,富贵不可言。火骨两头粗,无德贱如奴。士骨大而皮粗厚,子多而又富。肉骨坚硬,寿而不乐,或有旋生头角骨者,则享晚年福禄,或旋生颐额者,则晚年至富也。
  诗曰:
  贵人骨节细圆长,骨上无筋肉又香。
  君骨与臣相应辅,不愁无位食天仓。
  骨粗岂得丰衣食,部位应无且莫求。
  龙虎不须相克陷,筋缠骨上贱堪忧。
  相肉
  肉所以生血而藏骨,其象犹土生万物而成万物者也。丰不欲有余,瘦不欲不足。有余则阴胜于阳。不足则阳胜于阴。阴阳相胜,谓一偏之相淘为阴骨为阳,阴有余神则生血,阳有余神则生气肉以坚而实直而耸,肉不欲在骨之内,为阴不足,骨不欲生肉之外,为阳有余也。故曰人肥则气短,马肥则气喘,是以肉不欲多,骨不欲少也。暴肥气喘。速死之期。肉不欲横,横则性刚而暴。肉不欲缓,缓则性懦而怕。人肥不欲乱纹路,路漏者近死之兆。肉欲香而暖。色欲白而润。皮欲细而滑,皆美质也。色昏而枯,皮黑而臭,宠多加块非令相也。若夫神不称枝干,筋不束骨,肉不居体,皮不包肉,速死之应也。
  诗曰:
  骨人肉细滑如苔,红白光凝富贵来。
  揣着如绵兼又暖、一生终是少凶灾。
  肉紧皮粗最不堪、急如绷鼓命难长。
  黑多红少须多滞、遍体生光性急刚。
  欲识贵人公辅相,芝兰不带自然香。
  相头并发
  相头
  头者一身之尊,百骸之长,诸阳之会,五行之宗;居高而圆,象天地之德也。其骨欲丰而起,欲峻而凸,皮欲厚,额欲宽,短则夭,长则寿,头欲方,顶凸者高贵,陷者夭寿;皮薄者贫贱,头有肉角者大贵,右陷者损母,左陷者损父。耳后有骨名曰寿骨,起者长年,缺陷者夭寿;太阳穴有骨,名曰扶桑骨;兩耳之上有骨,名曰玉楼骨,主富贵;行不欲搖头,坐不欲低首,皆贫贱之相.
  诗曰:
  脑从太阳骨起连,为官享受自延年;
  发疏皮薄皆贫相,父母难为左右偏;
  头上角骨武侯封,脑后连山富贵流;
  枕骨更生终是福,上粗下短贱人头。
  相额
  额为火星,天庭,天中,司空之位,俱在于額,为贵贱之府也.其骨宜隆,然而起耸而宽,五柱入顶,贵为天子,其峻如立壁,其广如覆肝,明而润,方而长者,贵寿之相也.左偏者損父,右偏者損母也.
  诗曰:
  额前隆起耸而厚,法定为官爵禄升;
  左右偏亏真贱相,少年父母主分离;
  发若丰隆骨起高,能言能语性英豪;
  天仓左右丰而贵,日月角起主官曹;
  中正骨起三千石,陷时儿女主惶惶;
  女人此相须重嫁,男虽有禄退朝堂;
  印堂润泽骨起高,少年食禄掌功曹;
  仰月文星额上贵,面圆光泽逞英豪。
  论面
  列百部之灵,居通五腑之神路,推三才之成象,定一身之得失者,面也.故五岳四渎欲得相朝,三停諸部欲得丰滿也,貌端神靜气和者乃富贵之基也,若夫畸斜不正,傾側缺陷,色泽昏暗,气貌丑惡者,贫贱之相是也.以面色白如凝膠,如漆色黃,如蒸粟紫,如絳繒者,皆大富貴.若面色赤爆如火者,命短卒亡,毛色茸茸,混浊枯燥,无风似有尘埃,夭死面色,怒变青兰者,毒害之人.面作三拳者,男主克子而貧,女主克夫而贱;面如滿月清秀,而神采射人谓之,朝霞之面.男主公卿相,女主后妃夫人;面皮厚者,性純而孝;面皮薄者,性敏而貧;身肥面瘦者,命長性緩;身瘦面肥者,命短性急;面白身黑者,性易而賤;面黑身白;性难而貴;面如黃瓜者,富貴荣华;面如青瓜者,贤哲堪誇也.
  诗曰:
  鼻梁高起岂寻常,纹促中年寿不长;
  地阁丰圆田地盛,天庭平阔子孙昌;
  又云:
  对面不见耳,问是谁家子(主大贵);
  对面不见腮,此人何处来(主大不好);
  又云:
  面粗身细人之福,面细身粗一世贫;
  纵有玉楼无总发,一身无义亦无亲。
  论眉
  诗曰:
  眉是人伦紫气星,棱高疏淡秀兼清;
  一生名誉居人上,食禄皇家有盛名;
  眉漆发厚人多贱,眉逆毛粗不可论;
  若有长台过九十,愁容短促少田园。
  交加眉主贫贱(一二兄弟)
  最嫌此眉主大凶,中年末主陷年中,破家累及兄和弟,父在东兮母在西。
  黄薄眉主破败客死(刑兄弟,主死在他乡)
  眉短松散目且长,早年财帛有虚张,部位虽好发不久,神昏气浊丧他乡。
  八字眉主孤寿(兄弟无,财帛有)
  头疏尾散藏奸门,妻迟子脱早难发,晚年妻妾方生子,正妻不产主孤单。
  柳叶眉主发达(兄弟三四)
  眉粗带浊浊中清,友交忠信贵人亲,骨肉情疏生子迟,定须发达显扬名。
  前清眉(兄弟三四)
  眉清尾散散中清,早岁功名财帛平,中岁末年名利遂,收成显推耀门庭。
  鬼眉盗贼主凶(三四兄弟)
  眉粗压眼心不善,假施仁义暗毒计,百般生活无沾染,常思盗窃过平生。
  扫帚眉主福寿(兄弟七八,主耗散者)
  前清后疏眉散离,兄弟无情心相欺,家有一二无后裔,老年财帛不为足。
  罗汉眉子媳迟(三兄弟)
  头疏尾散压奸门,到老数妻结不完,财帛一生足我志,子媳终是倚螟蛉。
  剑眉(四五兄弟)
  眉若山林秀且长,威权志识辅君王,纵贫不日成清贵,子孙行行显寿康。
  清秀眉(五六兄弟)
  眉秀弯长尾带疏,飞翔腾达拜皇都,荣华兄弟情皆顺,交往相知亦如初。
  疏散眉主财帛盈耗(一二兄弟,聚散无常)
  平生财帛多兴废,不亏我用亦无余,外和内淡如无有,始未虚盈更不舒。
  大刀眉主凶暴(二三兄弟,如蛇鼠)
  眉粗恶煞心奸险,见人一面假和情,执拗枭雄性凶暴,典刑不免丧其身。
  龙眉大贵(兄弟十二,贵)
  眉秀弯弯毫且稀,雁行六七拜丹墀,父母高寿皆齐桂,拔萃超群天下奇。
  狮子眉(四五兄弟)
  眉毫粗浊喜高肥,此相须当发达迟,三迟得配狮形相,富贵荣华老更辉。
  短促秀眉(兄弟一二)
  秀短之眉寿且高,邻芳双桂俊英豪,平生不达难添约,忠孝仁慈志亦高。
  旋螺眉(兄弟有刑)
  旋螺之眉世间稀,威权得此正相宜,平常之人皆不利,英雄武职应天机。
  新月眉(六七兄弟)
  眉清目秀最为良,又喜眉毛拂天仓,棠棣怡怡皆富贵,他年及第拜朝堂。
  大短促眉(八九兄弟)
  短秀毫清尾略黄,眉头竖立最为良,皆财来往配居积,子俊妻和雁侣强。
  一字眉(无兄弟)
  毫清首尾皆如盖,富贵堪夸寿且高,少年发达功名早,夫妇齐眉到白头。
  虎眉(三四兄弟)
  此眉粗浊且有威,平生胆志有施为,不富终能成大贵,遐龄鹤寿雁成行。
  卧蚕眉(四五兄弟)
  眉弯带秀心牵巧,转机间卧更可人,早岁眉头宜可粗,雁行犹愿弗相亲。
  小扫帚眉(六七兄弟)
  若浓若大毫不粗,齐拂天仓尾不枯,兄弟背情分南北,刑伤骨肉不可为。
  间断眉(二三兄弟)
  若黄若淡有沟纹,兄弟无缘必有伤,财帛进退多兴废,先损爹兮后损娘。
  相目
  天地之大,托日月以明,日月为万物之鉴,眼为人身之日月,左眼为日,父象也;右眼为月,母象也。寐则神处于心,寤则神游于眼。是目为神游息之宫也。观目之善恶,可以见神之清浊。眼长而深且光润者,大贵。黑如点漆聪明文章。含薄不露灼然有光者,富贵。细而深者,长寿。浮而露睛者,夭死。大而凸、圆而怒者,促寿。凸暴流视者,淫盗。既然而偏怒者,不正之人。赤缕贯睛者,恶死。视定不怯,其神寐。羊眼者,孤而狠。短小者,贱愚。卓起者,性急。眼下卧蚕者,生贵子。妇人眼白分明者,无产危。妇人眼下一赤色者,忧产厄。偷视者,淫荡。神定不流者,福全。白不欲多,黑不欲少,势不欲坚,视不欲偏,神不欲困,眩不欲反,光不欲流,反之,则不善之相也。
  两目之间名曰子孙宫,欲丰满不欲缺陷,诀曰:
  目秀而长,必近君王。目似鲫鱼,必定寥肥。目大面光,多进田庄。
  目头破缺,家财减歇。目露四白,阵亡兵绝。目如凤鸾,必定高官。
  目有三角,其人必恶。目短眉长,益进田粮。目眼如突,必定夭折。
  赤脉侵瞳,官事重重。目赤睛黄,必主少亡。目光如电,贵不可言。
  具长一寸,必佐君王。龙睛凤目,必食重禄。目烈有威,万人皈依。
  目如卧弓,必是奸雄。目如羊目,相刑骨肉。目如蜂目,恶死孤独。
  目如田鸡,恶死无疑。目如蛇睛,狠毒孤刑。目尾相随,夫妻相离。
  目尾朝天,福禄悬悬。女人羊目,奸夫入宅。目色通黄,慈悲忠良。
  黑白分明,必主朝京。若是女子,必主廉贞。目长白细,贫寒无计。
  目下一字,平所平作。
  目下无理纹,女人多子孙。目下有卧蚕,足女还少男。目下光侵乱,奸淫须可换。
  若小女怕夫,左小夫怕妇。
  随其男女,小心不虚。
  目长一寸分五,刀笔力经凌云。
  又云:红眼赤睛,不认六亲。乌眼少而白睛多,不为囚犯主贫破。
  诗曰:眼如日月要分明,凤目龙睛切要清。
  最怕黄睛多赤脉,一生凶害活无成。
  浮大羊睛必主凶,身孤无着货财空。
  细深多是无心腹,斜视之人不可逢。
  睛目为身王,还同日月台,群星天上伏,万象从中开,
  秀娟官荣至,清长当贵来,莫教圆更露,往往见逃灾。
  眼深定是乏资粮,带哭妨夫子不强,更见口中尘土现,都因贫贱厄他乡。
  眼中黑厌女奸多,两眼方圆保寿颜,若见黑睛圆更大,定知贤上更多贤。
  看若左眼虽然小,我且知君是长男,见者眼轮还不薄,女人最大敢言谈。
  两眼胞下痣分明,家有食粮僧道人,左眼直上还上痣,封侯伯子至公卿。
  眼下横肉卧蚕子,知君久远绝子嗣,更生纹厌多癖疵,克子无儿端的是。
  眼长一寸封侯伯,龙眉凤睛人难得,黑白分明信义流,鸡睛鼠目总是贱。
  两眼光明是贵人,虎观狮视为将军,牛眼多慈龟目滞,蛇眼羊目莫为邻。
  偷视观人贼兵死,鼠望猫窥亦如此,虎口从来道不慈,猿猴白眼颠狂死。
  左眼小知君怕妇,鱼目多在兵营死,大小不同何所招,兄弟生时异父母。
  龙眼(官属极品)
  黑白分明精神强,波长眼大气神藏,如此富贵非小可,竟能受禄辅明皇。
  龟眼有寿(始终享福)
  龟眼睛圆藏秀气,数条上有细波纹,康实福寿丰衣足,悠远绵绵及子孙。
  狮眼富贵(忠孝贞廉)
  眼大威严性若狂,粗眉趁此人端庄,不贪不酷施仁政,富贵荣华福寿康。
  孔雀眼主富(夫和妇顺)
  眼有波明睛黑光,青多白少恶凶强,素廉清洁兼和缓,始未兴隆姓氏扬。
  时风眼清贵(温柔正大)
  平生瞻视不偏斜,笑带和容秀气华,天性容人而有量,须知富贵足堪夸。
  阴阳眼富贵(富而多诈)
  两眼雌雄睛大小,精神光彩视人斜,口是心非无诚意,富贵奸谋诡不奢。
  凤眼(聪明超越)
  凤眼波长贵自成,影光秀气又精神,聪明智慧功名遂,拔萃超群庆承英。
  象眼富贵(福寿延年)
  上下波纹秀气多,波长眼细亦仁和,及时富贵皆为妙,瑕算清平乐且歌。
  虎眼有威(非常富贵)
  眼大睛黄淡金色,瞳人或短有时圆,性刚沉重而无患,富贵终年子有伤。
  鸳鸯眼主富(富且淫)
  眼秀睛红润有纱,眼圆略霞带桃花,夫妻情顺又和美,若还不信恐淫些。
  睡凤眼主贵(和而不流)
  日月分明两角齐,二波长秀哭微微,流而不动神光色,翰林声名达凤池。
  鹤形眼贵(中年显逃生达)
  上层被秀到奸门,黑白分明清秀眉,正视不偏人可爱,高明广大贵而荣。
  猴眼富贵(一身多虑)
  黑睛昂上波纹直,转动机关亦有宜,此相若全真富贵,好食果品坐头低。
  鹊眼信义(富贵发达)
  上有余纹秀且长,平生信义亦忠良,少年发达犹平淡,终未之时更吉昌。
  牛眼巨富(粟陈贯朽)
  眼大睛圆视若风,见之远近不相同,兴财巨万元差缺,寿数绵长福禄终。
  凤眼贵(志高显达)
  上层波起亦分明,视耳睁睁不露神,敢取中年而遇贵,荣宗耀祖改门庭。
  雁眼富贵(义气蕴玉)
  睛如黑漆带金黄,上下波纹一样长,入柏为官恭且蕴,连枝同气姓名扬。
  鹅眼稳重(慈善有庆)
  数波纹秀射天仓,视物分明神更长,白不黑多心且善,绵绵福寿老安祥。
  桃花上主淫(喜眉无常)
  男女桃花眼不宜,逢人微笑目光媚,眼皮潺泪兼斜视,自是欢娱乐且喜。
  羊眼凶恶(半世破祖)
  黑淡微黄神不清,瞳仁纱样却昏睛,祖财纵有无缘享,眼岁终年一旦贫。
  猪眼凶恶(死必分尸)
  白昏睛露黑朦胧,波厚皮宽性暴凶,富贵也遭刑富法,纵归首恶难法容。
  鸾眼精彩(广博大富)
  头圆眼大细微长,步急言辞媚后长,身贵近君终大用,何愁不似雪衣娘。
  鹭眼(清净贫寒)
  眼黄身洁不治尘,行动摇缩本天真,眉缩身长脚瘦细,纵然巨富也教贫。
  熊眼(必无善终)
  熊目睛圆又非猪,徒然力勇逞凶愚,坐伸不久喘息急,教氏还能灭也无。
  醉眼(主淫)
  红黄迷乱却流光,如醉如痴心昧昂,女犯贪淫男必夭,僧人道士亦荒淫。
  鱼眼主夭(速死为期)
  睛露神昏若水光,定睛远近视汪洋,如逢此眼皆亡早,百日须叹教天殇。
  蛇眼狠毒(无伦悖义)
  堪叹人心毒如蛇,睛红圆睛带红纱,大奸大诈如狼虎,此眼之人子大爷。
  狼眼凶暴(富无善终)
  狼目睛黄视若低,为人贪鄙自茫然,怆惶多错精神乱,空暴狂徒度百年。
  猿眼诈伪(虚名有义)
  猿目睛黄欠上开,仰看心巧有疑猜,名虚有子俱佃性,终作伶人是不才。
  虾目圆露(操心富盛)
  是目操心貌卓然,英风挺挺自当前,迹遭火岁水得志,晚末难荣寿不延。
  鹤眼主贵(志气高明)
  眼秀神精黑白清,藏神不露显功名,昂昂志气冲牛斗,富贵原当达上乘。
  马眼劳碌(贫苦无终)
  宽皮三角睛睁露,终日多愁湿泪堂,面瘦皮绷真可叹,刑子克妻又奔忙。
  鸽眼贪淫(聪明小就)
  鸽眼睛黄小样圆,摇头摆膝坐还偏,不拘男女多淫乱,少实多虚是当然。
  伏犀目慈仁(顽暴不孝)
  头圆眼大两眉浓,耳内毫厚体长丰,此目信居台鼎位,定然富贵寿如松。
  鹿眼富贵(性急疏义)
  鹿目睛黑两波长,行步如飞性且刚,义隐山林沉映处,自然福禄异寻常。
  蟹目衣食足(顽暴不孝)
  蟹目睛圆又顽愚,生平赋性喜江湖,有儿不得供亲誉,休问斑衣有与无。
  燕目有信(不得子力)
  口小唇红更摆头,眼深黑白朗明收,语多准促而有信,机巧徒劳衣食周。
  鹧鸬目欠谨(主不富厚)
  目赤黄兮面带红,摇头行步貌非隆,小身小体常看地,一生终不足珍丰。
  猫目好闲(近贵隐富)
  猫目睛黄面容圆,湿纯秉性好食鲜,有财有力堪任使,常得高人一世怜。
  相鼻
  鼻为中岳,其形属土,为一面之表,肺之露苗也,肺虚则鼻通,肺实则鼻塞。故鼻之通塞,以见之广是。准头圆,鼻孔不露,又得兰台廷尉二部相应,年上寿上二部皆在鼻上,故鼻势主寿之长短也。光润则寿而贵,黑尘窄薄者,不贱则夭。隆高有梁者,主寿。若悬胆而截筒者,富贵。坚有骨者,寿相。准头丰大,对人无害。准头尖细者,奸计多端。生黑子者,逆塞。生横纹者,主车马伤。有纵纹者,主养他人子。鼻梁圆而贯印堂者,主人得美貌之妻。鼻如截筒,衣食丰隆。孔仰露出,夭折寒素。鼻如鹰嘴,取人脑髓。鼻有三曲,孤独破屋。鼻有三凹,骨肉相抛。准头尖斜,心事勾加。准头常欲光润,山根不得折断。鼻梁拱直,富贵无极。鼻梁高微,兄弟赢微。鼻梁不直,欺诈不息。鼻孔出外,讪谛凶害。鼻上黑子,疾在阴里。鼻上横纹,忧危不已。若是明大,富贵如是。鼻柱不平,委的他性。鼻柱单薄,多主恶弱。鼻如缩囊,到老吉昌。鼻如狮子,聪明达上。鼻高而仰,仁官荣昌。鼻上光泽,富贵盈宅。鼻直而厚,主子诸侯。鼻有缺破,孤独饥饿,终身难过。
  诗曰:
  鼻如悬胆身须贵,土耀当生得地来,若见山根连额起,定知荣贵至三台。
  鼻头尖小人贫贱,孔仰家无隔宅粮,又怕曲如鹰嘴样,一生奸计不堪言。
  准头尖薄最穷波,鼻上横纹灾厄多,露穴主贫短无寿,鼻长有寿百年过。
  鼻偏左兮父先亡,偏右须知母也伤,穴孔大而财不聚,准头圆厚富而长。
  山根青色小多拗,法令纹深奸杀心,鼻准如钩财上寿,圆垂如胆富年寿。
  准头有靥阴中有,上下有靥左右同,梁上有靥阴背上,见时敢道有神功。
  法令纹中靥子恶,左边父死而无觉,右边母丧亦如然,万个之中无一错。
  四岳欲低鼻独高,贫寒财散相中招,露齿结喉鼻孔露,必然饿死在今朝。
  龙鼻大贵(百世留芳)
  龙鼻丰隆准上齐,山根直耸若伏犀,鼻梁方正偏无曲,位至居尊九鼎时。
  盛囊鼻富贵(中年荣)
  鼻如盛囊兰台小,两旁厨灶亦圆齐,始末资财妄大盛 ,功名必定挂紫衣。
  狗鼻主贱(窃食怀义)
  狗鼻年寿起高峰,准头兰尉孔头空,此鼻此人主有义,惟嫌策取济时穷。
  狮鼻大贵(形达摧)
  山根年寿略低平,准头丰大称兰廷,若合狮形真富贵,不然财帛有虚盈。
  牛鼻大富(容物容人)
  牛鼻丰齐大且圆,兰台廷尉又分明,年寿不高且不软,富积金货家道戈。
  虎鼻大富(富硕驰名)
  虎鼻圆韵不露孔,兰台廷尉亦须无,不偏不曲山根大,富贵名衰世罕夫。
  悬胆鼻富贵(福禄供辅)
  鼻如悬胆准头齐,山根不断无偏倚,兰台廷尉模糊小,富贵荣华应壮期。
  截筒鼻富贵(性直中和)
  功名富贵截筒佳,准头齐直不偏斜,山根略软年寿丰,中年富贵大成家。
  猴鼻主贫(疑虑否定)
  山根年寿平且大,兰台廷尉要分明,准头丰隆不露孔,虽然富贵恐奸情。
  鲤鱼鼻贫贱(碌碌庸庸)
  年寿高起如鲤鱼,山根细小准头垂,骨肉无情睛露白,一生衣食主伶仃。
  胡羊鼻富贵(财名双全)
  胡羊鼻大准头丰,兰台廷尉亦相同,山根年寿无脊露,大富贵时富石崇。
  伏犀鼻大贵(班超英才)
  伏犀鼻插天庭中,山根直下印堂隆,肉不多兮骨不露,神清列位至三公。
  蒜头鼻主富(结果增荣)
  山根年寿俱平小,兰台廷尉准头丰,兄弟情久心无毒,晚景中年家必隆。
  鹰嘴鼻险恶(巨恶寻奸险)
  鼻梁露脊准头尖,又加鹰嘴锁唇边,兰台廷尉俱短缩,啄人心髓恶奸偏。
  三弯三曲主孤(鳏寡无助)
  鼻有三弯为反吟,鼻有三凸为伏吟,反吟相见是绝灭,伏吟相见泪淋淋。
  剑峰鼻主孤(奸诈恶顽)
  鼻梁露脊如山脊,准头无肉灶门开,兄弟无缘子克妻,劳劳碌碌主孤单。
  露脊鼻贫贱(奸究下流)
  鼻瘦露脊山根小,形容粗俗骨神昏,土无万物皆完落,虽然平稳也孤贫。
  猩鼻有义(富贵快乐)
  猩猩之相鼻梁高,眉眼相挨粗发毛,面润唇掀身着厚,宽怀德重生性豪。
  偏凹鼻贫夭(不贱则夭)
  年寿低压山根小,鼻面相生差不多,准头兰尉此须见,不分不夭病相磨。
  露窍鼻主贫(妒忌暗欺)
  鼻窍小而口颇大,猖狂轻躁不须教,性弱易怒多忧虑,花果常时手好拈。
  鹿鼻仁慈(富贵)
  鹿鼻丰齐准更圆,心宽步急义仁全,惊疑坐起浑无定,福禄增添得自然。
  孤峰鼻孤独(荣禄无多)
  鼻大无肉灶门开,两颧低小鼻巍巍,此鼻纵大无财积,若为僧道免哀战。
  獐鼻薄义(贪垢背义)
  鼻小准尖庭灶露,金甲二匮内绷缠,徒劳贵荫难居守,四覆三翻且屯遭。
  猿鼻不可交(口食不辅)
  孔大鼻高窍又长,须知家下少衣粮,艰辛受苦多劳碌,永丧他乡实可殇。
  相人中
  人中者,一身沟血之相,沟血疏通,则水流之而不涌。浅狭而不深,则水涌之而不流。夫人中长短,可定寿命之长短,人中之广狭,可断男女之多少,此人中所以为寿命、男女之宫也。所以欲长而不欲短,中深而外阔,直而不斜,阔而下垂者皆喜相也。细而狭者衣食逼迫,满而平者屯遭灾滞,上狭下广者多子嗣,上广下狭者少儿媳,上下俱狭而中心庸俗,君子息极,子息不生,深而长者长寿,浅而短者夭亡,人中曲者无信之人,人中端直者忠义之士,中正而垂者富寿,蹇而缩者夭贱。明如破竹者二千石禄,细如悬针者绝子贫寒,上有黑痣者多子,下有黑痣者多女,中有黑痣者婚妻易而养儿难,有二黑痣者主双生,有横理者到老无儿,有坚理者主养他子,有纵理者生儿宿疾,若人中平满如无者(是谓倾陷至者)绝嗣贫苦之相也,斜左损父,斜右损母。
  诗曰:
  人中共部水横纹,每临船舶莫进航,偏左生男偏右女,上下平平子不成。
  准头下面是人中,沟洫皆从此外通,若是偏枯兼窄狭,子孙无分见者嫌。
  人中浅平短何填,无信无儿见者嫌,若见直深长一寸,定知儿女转加添。
  相口
  口为言之门,饮食之具,万物造化所开,又为心之外户,赏罚之所出,是非之所会也。端厚不妄言,谓之口德。诽谤多言,谓之口贼。方阔有福者,主富贵。形如角弓者,主官禄。阔大而厚者,福富。正而不偏、厚而不薄者,衣食丰足。口如含丹,不受饥寒。口如一撮者,仙薄。口如容拳者,出将入相。口阔而直,食禄千钟。无人独语者,其贱如鼠。唇为口之城郭,舌为口之锋刃,欲利、厚不陷,利则不税,乃善相也。舌大口小者,贫薄夭折。口小而短者,贫。口色欲红,口间欲清,口舌欲端,口唇欲厚。
  诀曰:口如泼砂,食禄荣华。口如抹丹,不受饥寒。口如红朱,富贵相宜。口如牛唇,必是贤人。非特口德,又且性纯。口角如弓,位至三公。口垂两角,衣食萧条。口不见人,主有兵权。口角高低,奸诈便宜。口尖如唇,定乞为邻。口不见人,威振三军。口如缩囊,饥死无粮。纵然有子,必主别房。口如缩螺,常乐独歌。龙唇凤口,不可为友。好说不宜,常怀粗诡。口如赤丹,不入兰台。若是女子,亦和夫怜。口宽舌薄,薄心好歌。如此之人,永无凶恶。口旁紫色,贪财防害。口未语唇将起,好淫在心。常哭不乐,口中点子,食嚼皆美。
  诗曰:贵者唇红如泼砂,更加四字足荣华。
  贫贱如鼠常见黑,破败田园不住家。
  水星得地口唇方,荣贵肥家子媳昌。
  上下各偏棱角薄,出言诽谤大难防。
  口方四字信义真,两角低垂有恶声。
  唇上纹多仔细看,青薄纹川饿死名。
  口如吹火少子孙,偏右妨妻妇死逆。
  右畔奸门田产破,黑子当唇无子孙。
  口如吹火家无子,面上三纹有善见。
  舌上常青难可断,同胞兄弟亦分离。
  口染而方,腐置田庄。口如吹火,到老独生。
  口上生纹,有约无成。轻薄口唇,惯说他人。
  四字口富贵(出类拔萃)
  口角光明唇两齐,两冰略仰不低委,聪明更又多才学,富贵应须着紫衣。
  弓口富贵(发达名扬)
  口如弯弓半上弦,两唇丰厚若丹鲜,神清气爽终为用,富贵中年福自然。
  孤纹口主孤(碌碌一生)
  唇上斑纹如哭相,纵然有寿亦孤单,早年安稳来的凶,虽有一子属阴间。
  鲇鱼口贫贱(枉在写)
  鲇鱼口角间低尖,鸟善双唇又欠圆,如此之人主贫贱,须叟一命丧黄泉。
  虎口主富(德威并济)
  虎口阔天有收拾,须知此口必荣华,若然不贫且大富,拾玉堆金乐自然。
  吹火口贫夭(桃花无实)
  口如吹火开不收,嘴尖衣食苦难求,生成此口多贫夭,屋下须教破且休。
  猴口富贵(坚而不吝)
  猴口两唇细又长,人中破竹更为良,乎生衣禄皆丰足,直到世年福寿康。
  口方主贵(食禄千钟)
  方口齐唇不现牙,唇红光润似精华,笑而不露齿亦白,定知富贵享荣华。
  牛口富贵(福寿悠远)
  牛口双唇厚且丰,平生衣禄更昌隆,涵中带清心计巧,富贵康宁寿比松。
  羊口主凶贫(流年虚度)
  羊口无条长且尖,两唇又薄得人嫌,口尖食物如狗样,贫且贪而凶又遭。
  仰月口富贵(禄在其中)
  口如仰月上朝弯,面白唇红如抹丹,满腹文章发现美,竟达富贵列朝班。
  龙口主富(珠覆簪缨)
  龙口两唇长且坚,光明口角更清奇,呼聚喝散权通达,玉帝缠腰世所稀。
  猪口主凶贫(终于非命)
  猪口上唇长粗润,下唇尖小角流涎,诱人讪谤心艰险,落在途中半世边。
  樱桃口富贵(聪明秀学)
  樱桃口尖唇腮脂,齿似榴子密且齐,笑若含情运和畅,聪明拔莘紫袍衣。
  覆船口贫苦(颠沛流离)
  口角深如覆破船,两唇牛肉色烟邮,人逢此口多为丐,一生贫苦不须言。
  鲫鱼口贫夭(猝然在世)
  鲫鱼口小主贫穷,一生衣食不丰隆,更兼气浊神枯涩,破败飘流运不通。
  相唇
  唇为口之城廓,舌之门户,一开一合,荣辱之所繁也。故欲厚而不欲薄,欲棱而不欲缩矣。唇色红如丹砂者,贵而富。青如蓝靛者,灾而夭。色昏黑者,疾苦恶死。色紫光者,快乐衣食。色白而丰者,招贵妻。色黄而红者,招贵子。寒缩者,夭亡。薄弱者,贫贱。上唇长者,先妨父。下唇长者,先妨母。上唇白者,言语狡诈。下唇白者,贫寒蹇滞。上下俱厚者,忠信之人。上下俱薄者,妄语下劣。上下不相覆者,贫寒偷盗。上下两相称者,言语正直。龙唇者,富贵。羊唇者,贫贱。唇尖缩者,贫死。唇坠下者,孤寒。有纹理,多子孙。无纹理,性孤独。是以唇如鸡冠,至老贫寒。长唇短齿,长命不死。唇生不正,言语难定。
  相舌
  夫舌之为道,内与丹元为号令,外与重机为铃铎,故善生灵液也,则为神之舍,体密传志愿也,则为心之舟楫,是以性命枢机,一生得失所托也。由是评其端斜,戒其妄动也。故舌之形欲利,得端而正,长而大者,上相也。若狭而长者,诈而贼,秃而短者,逆而蹇,大而薄者,多妄谬。尖而小者,为贪人。引至鼻者,位列侯王。刚如掌者,禄至卿相。色红如珠者,贵。色黑如漆者,贱。色如赤、如血者,禄。色白如灰者,贫。舌上有直理纹者,官至卿监。舌上有纵理纹者,识任馆殿。舌有纹理而绕者,至贵。舌如叶而满口者,富。舌上有绵纹者,出入朝省。舌上有黑子者,言谈虚伪。舌出如蛇者,毒害。舌断如掘者,蹇滞。未语而舌先至者,好妄谈。未言而舌出唇者,多淫。是以舌大口小,语不能了。舌小口大,语言轻快。舌小而短,即是贫汉。舌小而长,仕宦吉昌。舌府交锋,贵气凌云。舌无纹理,寻常之人。大抵舌欲红,不欲白,舌欲赤而不欲黑,舌形欲方,舌势欲深。
  -
  论齿
  携百物之精华,作一口之锋刃,运化万物,以颐六府者,齿也。故欲行大而密,长而直,多而白者佳也。坚牢密固者,长寿。缭绕垒生者,狡横。露出者,暴亡。疏漏者贫薄。缺短者,下愚。焦枯者,横夭。言不见齿者,富贵。壮而落齿者,寿促。三十八齿者,王侯。三十六齿者,卿相。三十四齿者,朝郎巨富。三十二齿者,中人富寿。三十者,平常之人。二十八齿者,下贱之人。莹白者,百谋百称。黄色者,千求千滞。如白玉者,富贵。如银锡者,清高。如榴子者,福禄。如剑锋者,寿。如梗米者,高寿。如果葚者,命短。上阔下尖如列锯者,性粗而食肉。上尖下阔如排角者,性鄙而食菜。龙齿者,子孙显达。牛齿者,自受荣华。鼠齿者,贫夭。犬齿者,恶毒。是以齿如含玉,受大福禄。齿如灿银,当贤不平。白密而长,仕宦无殃。黑色疏缝,一生灾理。直长一寸,贵极难论。参差不齐,心行诈欺。
  诗曰:
  齿密方为君子儒,分明小辈牙齿疏,色白如玉须相称,年少声名达帝都。
  唇红齿白文章士,眼秀眉高是贵人,细小短疏分且夭,灯窗费力枉劳神。
  相耳
  耳主大脑,而通心胸,为心之司,肾之侯也。故肾气旺,则清而聪,肾气虚,则昏而浊,所以声与性并行也,厚而坚,耸而长,皆寿相也。轮廓分明聪悟,垂珠朝口者,主财寿,贴肉者,富足。耳内生毫者,寿。耳有黑痣,生贵子,主聪明。耳门阔,主智。耳红润,主大官。白主名望。赤黑主贫。耳薄向前者,买尽田园。耳反偏侧,居无屋宅。左右大小,逆否妨害。光明润泽,声名远扬。厚粗焦黑,贫薄愚鲁。其坚如冰,到老不哭。长而耸者,禄位。厚而圆者,衣食。大抵贵人有贵眼而无贵耳,贱人或有贵耳而无贵眼。善相者,先相其色,后相其形,可也。
  诀曰:耳如提起,名播人间。两耳垂肩,贵不可言。耳白过面,名满天下。棋子之耳,成家立业。耳黑飞花,离祖破家。耳薄如纸,夭死无疑。轮廓桃红,性最玲珑。两耳如兔,贫穷无诉。耳如鼠耳,贫贱早死。耳反无轮,祖业如尘。耳有垂珠,衣食有余。耳薄无根,必夭早年。耳门广阔,聪明显达。耳有成骨,寿命不足。耳下骨圆,未有余钱。耳高于目,合受师禄。高眉二寸,永不贫困。耳高轮廓,亦主安乐。耳有刀环,五品高官。耳门垂厚,富贵长久。耳门如筋,家贫无主。耳有毫毛,长寿富贵。耳如兽耳,自安自止。耳门宽大,聪明财足。耳门薄小,命短食少。
  诗曰:轮廓分明有垂珠,一生仁义最相宜。木星得地招文才,自有名声达都帝。
  耳反无情最不良,又加箭羽少资粮。命门窄小无人寿,青黑皮粗走异乡。
  耳生贴脑轮廓成,浅有红光富且荣。露反薄干贫苦相,毛长出耳寿千春。
  耳白过面有高名,前看不见贵而荣。前看见耳多贫苦,耳上生靥耳不聆。
  下有垂珠肉色光,更来朝口富荣昌。上尖狼耳心多杀,下尖无色不为良。
  又:轮廓相成有科有名,耳内毫毛寿命增高,耳珠朝口富贵年高,耳有黑色惹是招非。
  金耳富贵(老妻刑子)
  高眉一寸天轮小,耳白过面并垂珠,富贵闻名于朝野,只嫌招子末年孤。
  水耳富贵(名驰海宇)
  水耳厚圆高过眉,又兼贴脸有垂珠,硬坚红润如卓立,富贵当朝大丈夫。
  木耳主贫(无隔宿粮)
  轮飞骨露六亲薄,犹恐资财不足家,面部若好碌碌度,不然贫苦定须花。
  火耳孤寿(序列朝班)
  高耳轮尖廓且反,纵有垂珠不足夸,山根卧蚕若相应,未年无灾寿更加。
  土耳富贵(老而安逸)
  土耳坚厚大且肥,润红安色正相宜,绵长富贵六亲足,鹤发童颜辅佐时。
  虎耳主奸(威严莫犯)
  耳小轮廓又缺破,封面不见始为奇,此耳之人多奸险,亦能有贵有威仪。
  猪耳贫贱(贫败凶亡)
  耳后致丰珠垂肩,过眉润泽色明鲜,头圆额润形容异,九五之尊夺尚贤。
  大贵耳垂肩(天下一人)
  无廓无轮耳吊厚,或前或后或垂珠,纵然富贵成何济,晚景多凶灾害乎。
  鼠耳主破(贫寒破败)
  鼠耳交飞根反失,纵然过目不为贤,鼠盗狗偷终不改,末年破败丧牢坚。
  棋子耳富贵(兴创家业)
  耳圆轮廓喜相扶,白手兴家资自圆,祖业平常自创立,中年富贵若陶朱。
  箭羽耳贫(先盈后穷)
  土节高眉寸有余,下生箭羽没垂珠,祖业田园家万顷,终须破败走东西。
  低反耳主夭(耗散幽冥)
  耳低廓反又轮开,年幼形孤且损财,应有家资终消耗,他人恐死没人埋。
  福寿贴脑耳(福禄并至)
  两耳贴脑轮廓坚,压眉压眼是高贤,六亲昆玉皆荣贵,百世流方乐自然。
  破视记风耳(败尽客死)
  两耳向前且迎风,破尽家资及祖宗,少年享福中年败,末岁贫苦守孤穷。
  薄耳无福(奔驰度外)
  有轮有廓耳虽厚,又兼软弱又垂珠,此耳之人必贫苦,末年凶败事踌躇。
  贫贱开花耳(卖尽田园)
  耳轮开花尖又薄,纵然骨硬亦徒然,巨万资财终破尽,末年贫苦不如前。
  《麻衣神相》卷三
  论四肢
  夫手足者谓之四肢,以象四时,加之以首,谓之五体,以象五行。故四时不调,则万物失缺,四肢不端,则一生困苦,五行不利,则万物不生,五体不分,则一世贱穷。是以手足亦象木之杆枝也,多节者名为不材之木。然手足欲得软而滑净、筋骨不露、其白如玉、其滑如苔、其软如绵者,富贵之人也。其或硬而粗大,筋缠骨拙,其粗如土,其硬如石,其曲如柴,其肉如肿者,贫贱之徒也。
  论手
  手者,其用所以执持,其情所以取舍。纤长者,其性慈而好施,短厚者,其性鄙而好取。手垂过膝者,世间之英贤,手不过腰者,必一生贫贱。身小而手大者,一生福禄。身大而手小者,一生清穷。手薄削者贫,手端厚者富。手粗硬者下贱,手软细者清贫。手香暖者清华,手臭污者浊。指尖而长者聪俊,指短而秃者愚贱。指软而密者积蓄,指硬而疏者破败。指如春笋者清贵,指如破槌者愚顽。指如剥葱者食禄,指粗如竹节者贫贱。指薄硬如鸡皮者无智而贫,指握拳如猪蹄者愚鲁而贱。手骨软如绵囊者,至富至贵。手皮相连如鹅足者,至尊至贵。掌长而厚者贵,掌短而薄者贱。掌硬而圆者愚,掌软而方者智。四周高起而中间洼者,富有。四峰肉薄而中间平者,财散。光润者富有,掌干者贫穷。掌红如喷血者荣贵,掌黄如拂土者至贱。掌青色者贫苦,掌白者寒贱。掌当中生黑痣者,智而富。掌中四周生横理者,愚而贫。
  诗曰:贵人十指软绵绵,不但清闲福自添,损折定非君子相,凶愚可断不须嫌。
  大抵人手欲软而长,膊欲平而厚,骨欲圆而低,腕节欲小,指节欲细,龙骨(龙骨近肘)欲长,虎骨(虎骨近掌)欲短。骨露而粗,筋浮而散,纹紧如夹,肉干如削,非美相也。昔有王克正(克正无子)死,身后无子,其家修佛事,唯一女十余岁,捧香灯于佛像前,陈博入,出语与人曰:王氏女,吾虽不见其面,但见其捧香灶之手甚贵。若果男子,白衣入翰林;若果女子,嫁即为夫人。后陈恶公为参知政事,无妻,太宗曰:王克正江南富族,一女令淑,卿可作配。太宗郭论再婚,遂纳为室,不数日封郡夫人。
  手垂过膝者,刘先生齐备,身长七尺五寸,垂手过膝,目能自顺其耳。手白如纸者贵,手直如笋者福寿,滑如苔者福寿。龙长虎短,臂至肘名龙骨,象君,欲长而大。肘至腕骨名虎骨,象臣子,欲短而小。又云:手纹乱挫,合有福禄,永无灾祸。手有横理纵纹者,杀害不须论;手有纵理横纹者,位至卿公相。手又仰手,远行不装粮。手中有仰者,难得也。手有三道(指上有三行,名三道也),必使奴仆。手一纳,必为妈。十指三约并通,财食无穷。手如虎屈,贫寒至骨。男手如绵囊,禄位至公王(士相庶人,名福贵也)。女手如绵囊,福禄智无疆。手骨奇横贱,龙吞虎必荣。绵绵十指润,智识使人惊。无骨应叙侧,贫寒体不平。虎强龙又弱,独自望荣昌。
  论掌纹
  手中有纹者,亦象木之有理,木之纹美者,谓之寿材,手之有美纹者,乃贵质也。故手不可无纹,有纹者上相,无纹者下相。纹深而细者吉,纹粗而浅者贱。掌上三纹,上画应天,象君,象父,定其贵贱也;中画应人,象贤,象愚,辨其贫富也;下画应地,象臣,象母,主其夭寿也。三纹莹洁无纹破者,福禄之相也。纵理多者,性乱而灾。横理散出缝指者,百事破败。纹细如杂丝者,聪明美貌也。纹业如砾石者,愚鲁贫贱也。纹如杂挫者,一生贫寒。纹如散糠者,一世快乐。有穿线纹者,主追资财。有端笏纹、插笏纹者,文官朝列。十指上如旋螺者,荣贵旁溢。如筐旁者,破散。十指上横纹三沟者,贵使奴仆。十指上生横纹一钩者,贱被驱使。有龟纹才是,将相。有鱼纹者,星郎。有偃月纹、车轮纹者,主吉庆。有阴阳纹、延寿纹者,主福寿。有印纹者,贵。有田纹者,富。有井纹者,福。有十纹者,禄。有玉策纹如贯指者,名光万国。有按印纹如权印者,领军四海。又有结关纹者,凶逆而妨害。有夜叉纹者,下贱而偷,穷。大凡纹虽好而冲破者,皆有缺陷无成之相也。
  四季纹(推四时,主刑克以定吉凶也)
  春青夏赤秋宜白,四季之中黑喜冬,秋赤冬黄喜见白,夏间缝黑总为凶。
  带印纹大贵(主身荣,带印为太师)
  掌上纹如带印形,前程合主有功名,莫言富贵非吾愿,自有清名作上卿。
  金花印纹大贵(男主封侯,女主夫人)
  纹带金花印立身,此身富贵不忧贫,男儿指日封侯相,女子他年封夫人。
  双鱼纹(位列三公)
  双鱼居放学堂中,冠世文章耀祖宗,纹过天庭更红润,为官必定至三公。
  拜相纹大贵(其纹如琴,昔汉张良有之)
  拜相纹从乾位寻,其纹好似玉腰琴,性情郭厚文章异,常得君王眷顾深。
  兵符纹一品(出入将相,昔汉陈平有之)
  兵符纹现掌中央,年少登科仕途长,击钺定位权要职,震戎边塞拥旌幢。
  雁阵纹(纹如雁行,又名朝衙纹)
  朝衙纹类雁排行,一旦功名姓氏扬,出入皇都为将相,归来身带御墟香。
  六花纹(六花为侍,从之卿康,主晚年大贵)
  若人有此六花纹,他日身沾雨露恩,早岁为官还作宰,从来晚景耀朱门。
  悬鱼纹(文章立身登科)
  悬鱼纹亲学堂全,富贵当时正少年,一举首登龙虎榜,踏龙作马玉为鞭。
  独朝纹(正郎相,更有靴笏纹,主贵)
  独朝纹出正郎揣,若逢靴笏更聪明,因官好好难和事,必定中年禄位升。
  宝晕纹(封侯富贵)
  宝晕纹奇异样形,端如月晕掌中心,是环定是封侯相,钱样须多杂与金。
  金龟纹(此纹在命宫,主富贵,并行在宅亦好)
  兑宫西岳起隆隆,纹如金龟形象雄,假算定须过百岁,居家金宝更从容。
  玉柱纹(中年发达)
  玉柱纹从堂直去,为人胆识必聪明,学堂更得文光显,一定中年作相公。
  笔阵纹(主登科)
  笔阵文生阵阵多,文章德行胜邹轲,中年得志登科第,福寿无疆有绮绮。
  四直纹(中年富贵)
  四直功名可自求,中年愿达不须愁,更宜红润鲜艳色,一旦封为万户侯。
  天印纹(生乾位、震位,为从之相也)
  天印纹生乾位上,文章才华自荣华,为官平步天街上,凡庶堆金积满家。
  三日纹(名冠儒林)
  三日精莹观掌心,文章年少冠儒林,须知月宫高攀柱,四海声名值万金。
  高扶纹(红润富贵)
  高扶纹出无名指,胆气高强难并比,手红色润是多能,自是一生招富贵。
  三奇纹(更有学堂,科名及第)
  三奇纹现无名指,一门分路三个纹,一在遐宫并堂内,拜爵金门宰相臣。
  立身纹(上中带手印纹)
  立身纹上带手印,堂堂形貌气如虹,他年发达须华贵,终作朝中一宰公。
  玉井纹(佐理朝纲)
  玉井纹为福德人,二三重井玉梯名,此人必定能清贵,出入朝中佐圣明。
  美禄纹(一生安乐)
  美禄纹如三角形,偏宜三角带偏生,自然衣禄常丰足,到处追陪自有情。
  学堂纹(细者贵)
  拇指由根论学堂,节如佛眼主文章,金门选举须科甲,金誉清高远播扬。
  福厚纹(主财喜)
  福厚纹生向掌中,平生无祸亦无灾,怜贫施舍多阴德,必主年高又主财。
  小贵纹(足衣丰食)
  小贵纹奇小贵官,纵无官禄称斗钱,那堪红润兼温软,僧道还须管要权。
  川字纹(主长寿)
  五指俱有川字纹,人人益寿更延年,男儿可比商山老,女子堪如王母仙。
  三峰纹(主富贵)
  三峰佳起异离坤,肉满高如束枯圆,光泽更加红润色,家中金玉又良田。
  车轮纹(主大贵)
  此纹圆满主车轮,必是皇朝倌阁人,更有纹全名杖鼓,封作诸侯百里臣。
  学堂纹(多才干)
  学堂纹小且相宜,清贵之中有富祺,开广主人为技艺,大事小事巧能为。
  异学纹(主为僧道)
  异学纹须招异行,声名常得贵人钦,为僧为道增殊号,尘俗还须百万银。
  天喜纹(多福禄)
  立身常带喜,一生多福祉,荣旺乐其安,事事皆全义。
  折桂纹(荣显)
  折桂纹名有大材,儒生及第挽高魁,嫦娥月里频相约,一日登云折桂来。
  三才纹(一生荣昌)
  三才纹上得分明,时运平生可得平,主命兴财俱有气,一纹冲破便无情。
  离卦纹(主荣贵)
  离纹冲破多劳碌,坎位如丰称晚年,八卦若形孤贱相,三山要厚主荣官。
  银河纹(主立)
  银河碎在天纹上,必在妨妻再娶妇,震坎乱纹冲破克,不宜相业自与福。
  坎鱼纹(富贵)
  纹理如鱼坎位藏,妻饶相受富田庄,因何子受官班爵,赖得乾宫井字纹。
  智慧纹(主心慈)
  智慧名纹远誉远,其纹又直象长枪,平生动作常思虑,慈善兼无横祸殃。
  住山纹(主僧道)
  身立斜纹是住山,又贪幽静又贪权,老来处世心常动,尤怅鸳鸯债未还。
  千金纹(富贵双全)
  人生若要问荣贵,若是千金直上加,更使少年人得此,前程富贵有人夸。
  震卦纹(学堂无纹不宜)
  震丰色润有男儿,纹细谁知子息稀,或遇其中逐带煞,只宜招取别儿宜。
  华盖纹(吉利,主妻财)
  华盖青龙阴阳同,此纹吉利优阴功,或有凶纹加掌上,得之为救不成凶。
  妻宫华盖益朝妻,招后妻财逐后来,皆是五行并掌相,他年更许有儿郎。
  阴德纹(福寿)
  阴德纹从掌位生,常怀自德合聪明,凶危不犯心无毒,好善慈悲好念经。
  山光纹(宜僧道)
  山光纹现好清闲,或是或非两不干,此相最宜僧与道,闲人多是主孤鳏。
  隐山纹(主闲静)
  隐山纹现掌中央,性善慈悲好吉昌,爱乐幽闲增热闹,末年信道往四方。
  逸野纹(好幽闲)
  逸野纹从命里寻,两重直植掌中心,性好悠闲饶好术,一生嫌闹怕人侵。
  乱花纹(好贪花)
  身畔朝生是乱花,平生天性多奢华,闲花野柳时攀折,只恋娇娥不恋家。
  花酒纹(好酒色)
  花酒纹生向掌心,一生酩酊醉花丛,硫狂好用无居积,只为贪迷二八容。
  花柳纹(爱欲)
  花柳纹生自不愁,平生多是爱风流,绮恋群里贪欢乐,红日三竿才举头。
  花钗纹(主色重)
  花钗纹现主偷欢,巷陌凰花只自知,到处得人怜又惜,贪欢乐处胜西施。
  偷花纹(好花酒)
  偷花纹现是多非,别处风流恋暗期,自有好花心不喜,一心专恋别人妻。
  色欲纹(好色)
  色欲纹如乱草形,一生终是好风情,贪迷云雨心无歇,九十心尤似后生。
  色劳纹(好欲)
  纹如柳叶贯穿河,巷陌风花度岁华,暮雨朝云心便喜,中年因此患沉疴。
  桃花纹(好风流,主淫乱)
  桃花纹现爱奢华,只爱贪杯又爱花,情欲一生缘此误,中年必定不成家。
  桃花纹现主情邪,柳巷陌花即是家,正是中年临此限,梦死犹恋一枝花。
  鸳鸯纹(恋淫)
  鸳鸯纹现主多淫,好色贪杯不暂停,暮雨朝云年少爱,老来犹有后生情。
  鱼纹(主清节)
  妻位纹有鱼,清贵更何知,有妻能守节,冲破却淫愚。
  奴仆纹(主妻淫)
  奴仆纹朝入向妻,必然奴仆便淫之,妻心不正奴心倒,状此君家有此为。
  妻妾纹(主淫妻)
  妻纹生入奴仆宫,有妻意欲私事通。
  克父纹(刑克)
  天纹劈索朝中指,此是金星事可喜,更有二指缝中心,少年克父无所倚。
  过母纹(主随母)
  掌主法文是过随,早年无枯不伤悲,岂知却有随娘嫁,拜认他人作齐儿。
  月角纹(招阴财)
  月角阴纹自兑来,生平偏得妇人财,好事也须常戒忌,莫教色上惹官非。
  朝天纹(主妻淫)
  妻纹朝入向天纹,妻起淫心悔失尊,交合遂成云雨事,人伦不正乱家门。
  生枝纹(主妻猾)
  妻位纹生枝,天生狡猾妻,丈夫能省半,问子赖施为。
  三煞纹(妨妻手)
  三煞纹侵妻子位,妨妻害子空垂泪,若然见客后须轻,免致中年孤独睡。
  克母纹(克剥)
  太阴若有纹冲破,必定亲生母见之,若是过房独自可,亲生必定见阎君。
  贪心纹(心难定)
  天纹散走有贪心,只爱便宜机未深,对面身心难定疑,他人物事若相欺。
  神纹(无信义)
  手中横直号亡神,破了家财损六亲,到处与人家不足,更妨性命险离身。
  劫煞纹(妨骨肉)
  劫煞金纹散乱冲,又多成败又多凶,初中焚了无刑害,未限须交得意浓。
  朱雀纹(主官刑)
  朱雀纹生向掌来,一生终是若官非,若有吉纹来自可,最忌两头口又开。
  一重纹(主孤独)
  妻宫只有一重纹,没个妻奴及弟昆,若有两纹并四画,许君后继有儿孙。
  酒食纹(酒禄)
  横来酒食纹何似,掌上差池入异宫,好似斜飞三燕子,每逢横直贵交中。
  论手背纹
  手背之纹其验尚矣,故有人知之理。五指皆近于上两节者,谓之龙纹,为天,主之师。下节为公侯,中节为将相,无名指者至卿监,小指者主朝郎,大指者巨富。手背五指皆有横纹旋绕者,主封侯王位。理贯者,主拜相。手背食指之本,亦谓之明堂,有异纹黑子者,主才艺,高贵。有飞禽字体者,又为清显之贵,大指本有横纹者,主朝暮之荣。三纹以上者,主翰院之贵,男女皆同。其纹须得周密,若或断绝,乃取证无验也。
  论足
  足者,上载一身,下运百里,为足之重也,为地之象。故虽至下而其用至大,是可别研而审其贵贱也,欲得方正而广,长腻而软,富贵之相也。不可窄而薄,横而短、粗、硬,贫贱之相也。脚下无纹理者,下贱。足下有黑子者,食禄。虽大而薄者,下贱。虽厚而横者,贫苦。足下成眼者,福及子孙。足下施纹者,誉合千里。足下平如板者,贫贱。足下可容龟者,富贵。足指尖长者,忠良之士。足指端齐者,豪强之贤。足厚四方者,巨富之人。足排三痣者,两省呼奴。大抵贵人之足小而厚,贱人之足大而薄,此类是也。
  诗曰:
  贵人足厚多闲乐,贱人足薄主奔波,有痣有纹真可美,无纹无痣损寿年。
  论足纹
  足下软滑而多纹者贵,粗硬无纹者贱。足下有龟纹者,两千石禄。足下有禽纹者,八位之职。足下五指有策纹上达者,有两府使相。足下有十字一策纹上达者,六部侍郎。足下有三纹如锦秀者,食禄千钟。足有纹花树者,积财无数。足下有纹如剪刀者,藏金巨万。足下有纹如人形者,贵而官。有一策纹者,福而将。有八螺纹者,富贵。两小足指背有纹,谓之十螺纹,主性鄙。惟十指皆无纹者,破败。足下有纹,大利子孙。足下龟纹,一世清名。足下有黑痣,富贵贤士。

六华论道之人体衰老的表现或特征
六华论道之如何提高智慧?
六华论道之如何改变性格思想行为习惯
六华论道之返老还童指标
阴宅风水和祭祀感应
三国志·管辂传
手相识别和看法
八字天干地支十神神煞六十甲子纳音
简单与复杂风水
风水小记--青衣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