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列表 > 正文内容

青衣江道长讲杨师兄的故事和老道们的故事


十方六华门长生不老术


我同杨师兄在一个小山头修行的时候,他的那个力量才真正厉害。

早上在山上看着乡村的晨雾那样好看的时候,他总是爱把那雾赶过去,又招过来。看见山坡上很大一条狗在那边玩耍,他弄他那个"独门"的"神咒",很快就看见那狗口吐白沫倒地魔症。等他"解咒"后才爬起来逃走。

我什么都不会,我见过许多会的,讲给你们听:我这杨师兄,天天和我争论,有一天,他从厨房出来后对我大笑-----哈哈哈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问他知道什么了?他看着我说:原来山也不是山,树也不是树,你也不是你,我也不是我---!!! 我真的就高兴起来了,因为我知道真他明白了。我们交谈辩论了好几个日夜,他忽然明白,我非常喜悦。我对他说:你说世界上没有说不明白的事情。那么现在,我要你把知道的去讲给大家听,你讲!他做出很害怕的样子说,我做不到、做不到 、做不到、、 我告诉他,明白以后很快就会绝望的。道派许多先师都经历活死人阶段,就在明白以后。他说心情好极了。对我很自信的说,不会经历活死人! 我仍然问他最近有没有事情要办、需要做些什么、--替他一一办理。7天后,他逐渐知道了原来就这个样子的:生命,宇宙都就这个样子,就这个样子,就这个样子!没有语言了! 于是进入活死人阶段:也不吃,也不说话,什么都很无所谓很无所谓。走在路上不让车、看见高槛也望下走、坐在床上日日夜夜的没一点活力生机。那段时间我也不同他说话,只是跟着他,看着他。我不敢陪他在外面过夜,因为我怕把他弄丢了,总是把他拖回道观。在我遇到的明白人中,他是最享受到我照顾的人---我一个最要好的师兄经历这步的时候,完全是自己走过的,我们只是通一下电话。15天之后,我开始慢慢说他:人生就这个样子,不是你一个人知道。知道的人到现在活着的不少,你要继续下去啊---

我常常说,他还欠我一个情,早晚要还给我的呵呵,就是说这段经历。他的口才有点好,很爱讲述他玄中的景象---明白以后再没讲过了。在玄境中的时候,他曾因为在地方摆摊算命找路费被派出所抓过,他说他知道要出事情,他的"玄中"师傅告诉过他的。被抓后,派出所竟然对他施加起电棒来。他说那那电棒电流接触到身体简直舒服极了,所以他就使劲挑逗那些人打他,他对别人讲的是:天上的师傅就站在旁边帮他,那些人怎么可能伤的了他!反到让功力大增--- 在他明白了,并且完全恢复正常以后,我常常讥笑他---玄中师傅你好! 我对这位道友的历史很有点了解。他说自己是云中子转世的---我还真不知道谁是云中子。那时候他说是盘古后一点的人,在黄帝时候帮助征过蚩尤的。

他很正常,只是在玄境中的时候以为真的有云中子,以为自己真的是云中子罢,要知道,他现在说这事情好象很轻松,但是他从境界中走出来却是非常非常的费神的,就今天,世间不知道还有多少以为自己是什么转世的道友,他们在玄境里面走,将来要走出来、走向明白,其代价一样很大非常费神的!

杨师兄的周易四拄风水,厉害极了。他学周易在遇到不明白的道理,哗的一声,眼前立即就展示出完整的周易排列彩图来。他说,是玄女给他的。玄女就是九天玄女。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师兄不认得,吓了一跳。那是一个深夜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睡觉,他在道观门边闲步,月色皎洁。据他说,当时抬头望着夜空,看见远方一个亮点越来越大,并且象着他飞快飘来。他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到了眼前。云雾遮着整个天空,在他眼前翻滚腾跃。他使劲想看清楚是什么、、、然后他看见了九个脑袋共一个身体、、一霎那间,天空恢复了明亮的皎洁,玄女已成人形立在空中,完美而空灵、、、、他学习法术的内景升级就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有一次去看地点穴,说找到了一条真龙,晚上邀我前去查勘点。那是在西昌,好明朗的月啊。我随他走了2个多小时,到地点按他的要求坐下来。我们安静下来以后,我看那山型好象不怎么样,四周有些雾气。再继续入静以后,环盖着山头的雾气更浓,并且逐渐升起离开山头弥漫凝聚在空中。后来的景象真真吓了我一条!因为我没经验,而他也没有提醒我! 那团雾象彩电里的动画,瞬间腾出一条白色的龙在天空跳跃。声音象大楼里的回声穿心而鸣 大地为之颤动。我以为天地要反复了,当时不知道该逃跑还是该继续坐着,心里真的好一阵惊恐,,,.终于还是忍耐着。后来看清楚了那龙的中梁上有一根针,龙腾了一会儿,好象无力再做什么便伏隐于山头没了。我不是要说明点穴是想说修行,只是借此事情来说明道理和原理。这种事情对修行时间长的人就很平常很平常了。

【问】您的朋友他和你一起入静的?

【答】是的,因为他见到我的时候,硬是说我也很厉害。他说从小到大遇见的人不多,象我这样的人更少。我一度被他弄得很神秘,因为我深知自己什么功能都没有,并且也不会! 什么都不会!!

十多年了,那时候我们都不到30岁。而我修行的愿望最简单,只是希望比较能够掌握自己的生命就行,什么都不追求的。后来才认识到修行不是那么简单。后来我们天天在一起,我发现了他许多的特异:他的功能的确太大了。因为他来之前,我房间的时钟一直走得很正常,他来以后,时间就不准确了。比如我常常看见壁上的钟刚才差几分钟到12点准备吃饭,一会儿再看却回到上午10多。其它现象还挺多的---比如在殿堂上打坐的时候许多鸟啊,松鼠啊等动物都围来嬉戏,一点都不怕人。最戏剧的是有一次,他把电饭宝做饭去了。到吃饭时间了那水还是冷的。以为电源没接好,重新检查了再插上,还是不发热。我们俩都是懂电的,在部队的时候,我还是电台的报务员。一般电视录音机冰箱等的毛病是难不倒我两个的,何况一个如此简单的电饭堡。但是那天我们用尽了一切办法,那电是通的,指示灯的开关是打开的,电锅就是不发热。折腾好久都找不到问题。我懒得管他,心想:顶多不吃嘛!他就不一样了,在那里走去走来把电锅坼了又安装上,安装上又坼的重复好久,还是没反映。我在一旁坐着好笑!他忽然用象那种修行好久猛然有所得的喜悦声音对大声说:哈哈我知道了!就见他跑出去殿堂取来三支香,对着那电饭堡祝告起来:灶神老爷别开玩笑那,请受香烟----。 一会儿,水开了、、 我们那庙实在是太小了---香火不好使我们常常没饭吃,那段时间几乎每天他都说佛主来传他的法。我每天晚上睡觉前都看见他坐着,有时候我很早起来去看他,他仍坐着。还记得一次,我们要去一个地方,我最喜欢想骑自行车而他太想达便车:我们外出是不走在一起的,因为那时候我步行或者骑车都要选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扰我在途中的思想---(没有思想的思想)热心的当地人很快推来2辆---我们两很无奈,不自觉地都我们同时向其中的一辆车望去---那车"泊"一下就没气了。我们相视一笑,我骑上没坏的那辆轻快的走了。

你们因此知道他的力量有多大了。同他相处时间一长,发现他很矛盾很苦恼,原因是:玄女来传他的法,佛祖也来传。他两个就打起来---‘神仙打仗’。因为战争,我这个道友就太悲惨了---长年睡不好觉,头昏头疼叫个不宁。当然,他还有别的上师传授。比如西方的那个护法叫什么呢---相当于佛教的韦驮道教的王灵官,他说样子是鹿头的那个叫什么我记不住外国名字。战争使他不能正常生活,出家也不行,在家也不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说他的精神到奔溃的边缘,当时我们在西昌城边的一个小庙安身。破口大骂都不能阻止战争的时候,那天他终于举起石头去砸佛象,当时我已经非常明白他在境界里转走不出来。他怎么走得出来呢?20多年都接受上天的阴传。他常常去天上玩,他还专门问过28星宿中的奎星君:你们中有没有女性的星,奎告诉他有。至于东海南海这些地方,那是随时都可以去的。

在那坐小庙里,只要他说看见阴兵抓人了,第二天附近就一定有人死去! 逗你玩不好意思啊,我说的你知道全是真实的--但是我的意思却没有在这事情上你也明白! 因为无数的人现在都经历了或者正经历着这种状态。每到我们庙偶尔有人去进香的时候,他提前就告诉我要来什么样子的人。

我知道他的量级太高了,我们在一起爬山学习他的风水术的时候,不知道他从哪里弄了照相机。下午在山上打坐的时候,天边出现一快彩云并且向我们飘来。他让我赶快睁开眼睛,我以为出什么事情了,浑然不予理踩,他急了,说你快点!三官到了!

我倒是惊了一下---别人打坐他决不轻易干扰的。他叫得这么急,就看看吧。是抬头望天,使劲看那团云,他拿起照相机拍了很多张。我真的看见三官踏在云上离我们很近,不好描述远近,仿佛就在眼前。照片是被我后来一笑而烧了---他已经走出来的时候 这现象不奇怪,西昌有人也照出了观音站在龙头上的照片,简直绝美得让人止念!我是亲眼所见不是是黑白的。我的笛子演技赶他差远了。

真的看见也平常,只是那观音象给我当时的震动比较大--太完美了--不知道照相的人当是是怎么样一个和谐纯净赤诚的心态。

西昌庐山过去曾有过许多的前辈们在那里修行,我在那里住了很长时间。那半山上只一股很小的水,仅够下面的三个道观和庙宇中不多的人的吃用。后来山上增加了好几处寺庙和道观。每新建一处,人们都要去做法事“请”水。那水也渐渐的大起来。现在山上已经有九处殿堂了,那水也刚好能够用。我们当时的几师兄曾到山顶去观察水的情形,原来那山上是一道小梁子。小梁南边是庙,东北边是无人居住的森林山麓。梁后面山上积累的水顺山而下,到梁子便往两边分。明白了这种结构,就明白了为什么每增加一处殿堂,会请得来一些水。在山梁打坐,用心气和地脉相接的时候,很容易知道,那水非常容易的就被自己往左往右的拨了---但是我们明白了这道理,还会去动它吗--如果真的有修行人早把水拨了,许多人不就失去了因为“请水”法事而引发对生命实在探索追寻的机遇了吗?



老道们的故事

四川文革期间有个彭老道,四季都穿着同样的衣服,寒暑的变化好象都同他没有关系。

在飞升前,有许多人见过他一些怪异行为,有一次师傅见他在灶边烧火---是冬天里,叫他去取柴,他好象很懒不想动的样子,师傅骂他说:你懒,柴烧完了你就把脚伸进去继续烧,大家还等着吃饭呢。他真的没去取柴接火,竟把脚伸在灶里一直到把饭煮熟。

这些例子,都是“走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可是人们只看见这些现象,不知道其它。彭老道叫李真果,我不知道他练什么功。

那时候是生产队,邻舍们常常同他开玩笑的,从没人看见他练什么功。但是有一个特点很多人知道,他常常在冬天的早上去他家后面的山泉泡澡。

他有很多让人好笑的传说,所以村里人喜欢同他玩笑。有一次,他不知道在哪里弄了个孝套带着,大家就笑问他:“老道,你家谁死了啊?”---他就一个孤人,没有亲戚的。他说:你家才死人了呢。

人们问他:没死人你怎么戴孝?他说:哼哼,过两天我看你们谁个能不带孝!两天后,毛主席去世了,全国戴孝。

余庆江的历史不详,只有当地人的传说在。说他不知道从哪里来,就一直在山上当道士,十分平常,不喜欢诵经,于是派他做些杂活。

一次做会人多,他竟然在殿堂门口的树边闲玩,样子好象是要往上攀爬一样,他师傅大声吼他:你就这样往天上飞去吧。

他说:谢谢师傅!于是脚下升起五彩云,徐徐升空。

你们觉得一定要有法门才可以有他们这样的结果吗?西昌解放初期还有个杨祖师,也是坐化的。我了解的他们,都没有什么法门。

【明白了,就守着这明白,是飞升还是坐化,是命功的事情】

而这命功,我指的不是内丹的丹道,是心意两寂的丹。是行走坐卧都非常随便的,没有执著的那种。

彭老道没有取飞升的象,是因为时代限制他已经取不起了。杨祖师能坐化是因为那个时代还来得及。

我在那山上出家5年,我看见了有人有一天忽然说: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他知道了什么。

他知道了刚才举的几个前辈所知道的。

我知道这人如果再在那山上,少不了又会多一个例子做后人羡慕的话题,可是我又知道这个人既不能坐化更不能飞举---因为时代的原因。所以他将来只能先安排好后事默默地无疾而终。我因此而明白了:修炼必须有师傅,得道却不一定要方法。

刹那而悟道,瞬间而得道。但是境界里的道友们多把神奇的玄境当成道了。

修行人和普通人的区别
六华论道之评论青衣江道长
六华论道之神通法术特异功能
六华论道之如何提高智慧?
初级修行的误区:止念
谈生命原理与超度和婴儿投生的道理
青衣江道长谈生命的数量
关于魂魄以及元神的形成原理
修行追寻的境界
讲解论十魔九难